穿书之女配想静静

第三章 追杀

萧青青轻身跃上了剑身,足尖轻点,迫不及待地喊出御剑口令,“快剑剑,带我飞吧!”

    剑发出阵愉悦的嗡鸣(误),剑身兴奋的轻颤(大误),以恨不得甩飞人的速度极速向栈道上方掠去。

    萧青青御剑飞行,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就来到了栈道尽头。

    远远望去,就见山崖边有两伙人正围着辆马车厮杀。

    不用想也知道,男主此刻就在那辆那车上!

    此时,护着那车的已只剩黑白两名长袍老者,男主手底下的其他护卫都已死伤殆尽。

    另方,群身穿黑衣脸戴鬼面的杀手,正在向着那两名老者疯狂进攻。

    看情形也知道,两个老人撑不了多久了。

    萧青青心道,是了,该我上场了!

    心随意动间,已御剑飞临战场的正中心!

    正在厮杀的双方乍见人剑突然从天而降,都不禁齐齐住手。

    “来者何人,干什么的!?”

    萧青青抱剑而立,大气凛然道:“路见不平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

    夜风吹过,现场片迷之沉默……

    “刚刚那句不算,掐了重。”萧青青咳了咳后,横剑指向右侧的鬼面杀手团为首的人,“鬼楼向来不参与朝堂之争,陈副楼主,你今日私自带人追杀太子殿下,你们燕楼主知道吗?”

    那为首的鬼面人周身震,“哪里来的不知名散修,什么鬼楼、楼主的。我只是奉命行事。”他着,用鬼头刀指那辆马车,“现在仙魔国已灭,车上的不过是个亡国的废太子。原仙魔国国君暴政,那昏君已削首伏诛,其子嗣余孽自然也留不得。不想死的就赶快让开!”

    萧青青冷笑,“你以为你戴了张假面,换个马甲就没人认识你了……”

    还没等萧青青把话完,她身后的黑袍老人已怒声道:“原来是鬼楼的人!亏得先帝爷还曾提拔过你们楼主,今日竟帮着那个逆贼并叛国谋逆,老夫今天就跟你们拼了!”

    白袍老人却把拉住他,“师兄,你已伤了心脉,不宜再强行出手,不若你与这位姑娘带着太子先走,我去拖住他们!”

    言罢,也不等黑袍老人如何回复,便又冲出去,与鬼面人战到了处。

    黑袍老人抚胸闷咳了几声后,随即向萧青青看来,“姑娘,你即是修仙之士,想来不是心怀叵测的奸邪之辈,老夫自知大限已至,临死之前有重托,不知可否托付姑娘?”

    萧青青默默黑线。

    凭你们现在的情况,像除了我这刚倒霉路过的路人甲,也没人能帮你们了吧……

    “那是当然,老人家请讲。”

    老人抖了抖胡须,“!老夫就信你次。”他着,手抓住萧青青的手腕,手指了指身后的马车,“这辆车上是我们仙魔国的太子殿下,虽然我们仙魔已经国破家亡,但太子殿下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万望姑娘能护他周全。老夫就算做鬼也不会忘了你的恩德。”

    咳,不用那么在意,真的!该忘就忘吧,没人想被鬼惦记着……

    “老人家言重了,行侠仗义乃是我辈之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关键是,如果推卸就得发配虚空界,做万年宇宙尘埃啊衰T_T

    “,姑娘。我跟你,太子殿下自幼体质独特,他随身戴着的那块精魄玉卵绝对不能……”

    黑袍老人的话还没完,就被给对手打飞回来的白袍老者重重砸!

    萧青青刚出口的那句“心背后”又悄咪咪地咽了回去。

    白袍老者看到给自己做了肉垫,又吐血三升的黑袍老人,悲愤的大吼声,边摇晃黑袍老人,边喊道:“师兄!师兄!你不能死啊!”

    “等等。他像还没……算了,当我没……”

    萧青青看着原本还有分气息的黑袍老人,在白袍老者那通猛晃后,终于气绝身亡……在对黑袍老人深感同情的同时,又忍不住头疼。

    那什么,虽然你们与我样同为炮灰,很可怜啊很可怜,但能不能把话完再死啊囧,那精魄玉卵绝逼不能怎样啊……

    白袍老人眼见师兄气绝身亡,悲愤至极,向着那些鬼面人冲了过去,“老夫与你们拼了!”

    这时鬼面人已将萧青青、白袍老人以及马车团团包围。

    萧青青有心助助那白袍老人却也是自顾不暇。

    更何况这会儿功夫,有几个鬼面杀手已经跃上了马车。

    卧槽,男主不能死啊,他死了所有人都得跟着凉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