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寒世

第四章 今非昔比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本主花了无数精力与心血培养了你们,你们这些雏鸟也长大了,是该出去历练一番了!你们手中的纸条便是你们这次要执行的任务,分别都看一下吧,收拾好了行李便可以出发了!

    你们每个人的任务不同,因此执行的时间也不同,所以没有时间上的限制!”

    罗天佑看着站在面前的十人,大声喝道,看着这十名少年的成长,他的内心也是无比的欣喜,但依旧是一脸的冷漠,一脸的严肃。

    “是,弟子明白!”下一刻,这十名少年,全部异口同声的喝道,一股浓郁的战意从他们的体内散发而出。

    “恩?三个任务!一是刺杀皇宫御林军首领秦宏,二是刺杀当朝丞相,三是刺杀当今太子!

    这当朝丞相与太子已经联手,准备篡谋黄位!而这御林军首领秦宏却收了无数金银财宝,打算围堵皇宫,睁一眼闭一只眼!

    若真是如此,那这三人确实该死,但是师尊为何会让我介入皇室争锋之中,莫非他与当今圣上有什么关系?罢了,不管这些了,这是我第一次任务,我定要完成!”

    白毅仔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便立马揉成了团,撕成了碎渣,埋在了土里,紧随其后,便向自己的屋中走去。

    五年的时间使白毅精通了天下所有宗门的功法,更是将八门遁甲修炼到了第三门,生门!然而此刻的他却并不完整,他忘记了曾经的记忆,更是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

    而在他的心中,这师尊亦如父,而自己名叫七号,乃是师尊创下的影之小组的成员,此次下山出行便是检验这五年的修炼成果!

    白毅一如既往的戴上了那黑色的面罩,穿上了那黑色的长袍,头戴斗笠,腰佩长剑,四肢全部暗藏了数把短刃,随即收拾了几件便衣。

    “七号,我执行的任务是关于修行者的,你呢?”同一屋中的少年看了一眼白毅,缓缓而道,他的装束与白毅一模一样。

    “哦?修行者?我的任务是关于皇室的!四号,你还欠我一壶酒水呢!定要平安归来!我可不想自己偷偷下山买酒······”

    白毅听到修行者三个字,内心猛然一惊,这四号便是当年的虎子,可尽管白毅失去了记忆,却仍旧与他是交心之友,也许这就是一份缘吧!

    “哈哈哈哈,等我回来,我定还你一壶,你就一直惦记这事了!”虎子哈哈一笑,脸上的凝重之情也烟消云散了。

    “恩,我等着!我的路程较远,便不与你闲聊了,先走一步!”白毅点了点头,便拿着包袱走出了屋外。

    “哼,这小子······”虎子看着白毅离开之后,脸上则是再次呈现凝重之情。

    南陵山纵长千里,周围群山环抱,地势险峻,但是短短两个时辰,白毅便轻松下了山,来到了樊城。

    “按照这速度前往京城,最少十日!然而身上的盘缠根本不够,看来首先要解决金钱的问题!”

    白毅估算了一下身上的盘缠最多能支撑三天,若没有足够的金钱只能露宿街头了!

    “这凡间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文人墨客、拳脚宗师也是层出不穷,更有修行者操控天行之事,因此就算改朝换代,这些百姓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如此我便灭杀这些身怀邪念之人!”

    白毅行走在樊城中,看到了无数学堂与宗门,内心也是深有感触,有感而发,随即他看见了一间镖局,猛然停下了脚步,他脑中有了一个想法,但是不知能否实现,他想通过这镖局到京城,如此便能省下一笔费用。

    “龙门镖局?这名字起的好,读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

    白毅点了点头,走了进去,便看见数位身形彪悍的镖师在庭院之中练武,那一声声爆喝,那一个个招式,再次让白毅想起了他这如地狱一般的五年!

    “这是龙门镖局,请问您是来应聘镖师的吗?”就在这时,一个壮汉向白毅点了点头,走了过来,一脸的疑惑之情。

    “应聘镖师?”听到这话白毅微微一愣,但是内心却是无比欣喜,连忙点了点头道。

    “对!我是来应聘镖师的!”

    “那好,跟我过来吧!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恩,不是本地人!”

    “我们镖局是这样的,外来的镖师是无法得到信任的,因此只能跟着镖队走,换而言之,只要你身手了得,便可以随着镖队同行,如此一路,你只需出力,而我们出钱便可,你到达了你的目的地,我们之间也就互不相欠。

    我们龙门镖局天下有名,有无数分局,因此目的地你不用担心,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功夫!

    这是百斤的石弓,你若能百步穿杨,我便要你了!”

    这大汉说完便指了指地上的石弓,白毅看了一眼,再次抬头看了看挂在树上的靶子,微微一笑,立马蹲了下来,左手握弓,右手握箭,身体微微后仰,腰马合一,瞬时发力!

    “啾!!!”

    “嘣!!!”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众人皆是听到一声轰响,这挂着靶心的大树居然轰然爆裂,倒塌了!

    这挂在树上的靶子本是一个活动靶,换句话说,只要有风吹过,这靶子便会左右移动,但是白毅这一箭居然百步穿杨,正中靶心,不仅仅是如此,就连靶心后面的大树也贯穿而过!

    “奇人!”

    “好!!!”

    “这厮的力量好是强大,就算是局主也无法百步穿杨的同时还摧毁了大树!”众人纷纷聚拢了过来,看着这一幕无不震惊与骇然。

    “在下斗胆敢问您这一身武艺源自何门何派?师尊又是何许人也?”这大汉立马恭敬道,双目之中充满了好奇,其内还有一丝凝重。

    “这个······无可奉告!到底能不能成为你们的镖师?”白毅也是暗自吃惊,自己控制了力量的爆发,没想到还是这种场面,他对自己现在的实力也是感到欣喜与认可。

    “这······当然可以!那您究竟要去何地?”

    “京城!”白毅轻声回应道。

    “京城?当下我们正要运输一批货物赶往京城,正缺少人手,不如你与我们一同前去吧!”这大汉看了白毅一眼,缓缓而道,从震惊之中平静了过来。

    “哪儿有一间空房,你今晚就睡在那儿吧,明儿一早,我们便启程!到时候我会去喊你!”这壮汉再次嘱咐了一句,便离开了。

    “兄弟,你可真是厉害啊!你这一身武艺究竟是如何练成的啊?”

    “是呀!我们局主居然让你负责运输京城的货物,看来他对你十分满意啊!”

    “对对对,你要知道,我们原本十几位镖师的,可是每一次前往京城,都会在路中死伤无数,这一路的贼匪实在太多,因此啊这儿所有的镖师都不愿意前去!”

    “恩,明儿你可要小心了!就算你天生神力,也要防范一二!”

    “有理!有理啊!”

    白毅看了看这几个镖师点了点头,便回到了自己的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