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道祖

第三百六十章 我会回来的!

张天禄当然不会选择“以伤换命”的打法,更何况还是用自己的命换别人的伤;所以他已经刺入墨猴体内一毫的长剑瞬间转向,向着墨猴刺来的长剑格去。

    ……

    李博瀚的速度虽然快张天禄三成,但起手却比张天禄慢了不少,所以此时张天禄要格挡,他也没办法在张天禄成功格挡之前伤到张天禄。

    而且此时从幻境中脱离出来的李博瀚,使用识死掌生能力一眼就看出了张天禄的力量属性确实就和他的预估完全相符——足足高达两万六千点!

    若换做其他武者,在不知道张天禄深浅的情况下还得通过试探攻击来确定张天禄的力量属性;而只凭识死掌生能力就看穿了张天禄深浅的李博瀚,此时当然不会再用自己仅仅一万八的力量属性去硬碰张天禄两万六的力量。

    所以眼见自己无法在张天禄成功格挡之前伤到张天禄,李博瀚立即身形一展、剑光一闪,充分发挥自己的速度优势来环绕着张天禄缠斗了起来!

    ……

    张天禄虽然算不上久经沙场的老将,但作为源江城校事台的掌令使,却也不缺单打独斗的经验;此时他眼见墨猴的剑光如电,从他身周四面八方袭来,他却丝毫不慌,极淡定的将自己家传的金虹剑法运转到极致,剑光化作一道璀璨的金鸿,稳稳的护在了他的身周。

    墨猴的剑光虽快,但张天禄格挡的路线本就比墨猴进攻的路线要短;加上墨猴不敢和张天禄硬拼,不断回避张天禄格挡的长剑后,剑光运行路线更长了。

    于是两人的战斗就这么僵持了下来——张天禄速度较慢,脱不开墨猴的纠缠;而墨猴明显力量较低,也突不破张天禄的防御。

    倘若没有变数的话,或许两人之间的胜负最终会由体能决定;但实际对战中,真的战到体能耗尽的案例极少;因而张天禄与墨猴僵持仅仅百来回合后,就开始尝试破局,一边准备着高级血咒,一边阴阳怪气的给墨猴传音到:“哈哈哈!我本只想钓一个上将军,没想到钓出了一个大将军!有趣!太有趣了!”

    ……

    接到张天禄传音的李博瀚立即开启了算天能力来分析张天禄传音的目的:

    “钓一个上将军?这怕不是虚言!倘若我没闯阵的话,这片战场之中最有可能闯阵救人的就是青旗上将了吧!所以没算到我这个变数的张天禄,最初的目标应该是伏击青旗上将——杀青旗上将这个翠鹦的妹妹,显然要比杀雨燕这个翠鹦的儿媳更能刺激到翠鹦!”

    “而此时他所谓的‘钓出了一个大将军’,似乎是因为我脱离幻境而认定了我的神念也有了一定程度的精炼,甚至拥有了应对神念攻击的秘法!”

    “对了!难怪他在第一次将我拉入幻境后就没再尝试着再次将我拉入幻境之中!恐怕是我突出幻境的行为已经伤到了他的神念,所以他轻易不敢再用神念攻击了!”

    “那么他此时传音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他是想通过我的反应来试探的底气!”

    判断出张天禄目的的李博瀚,剑光缓缓一收,气定神闲的答话到:“没想到钓出了一个大将军?那你有没有想到钓出了三个大将军呀?”

    ……

    本想通过吓唬墨猴而打乱墨猴节奏的张天禄,此时眼见墨猴直接收功并说出了他内心中最担心的问题后,反倒把他自己吓了一跳——虽然李家老祖和李家大将军是张天禄设局引走的,但是此时却又蹦出了一名李家的大将军级高手坏了张天禄的好事儿,他怎能不担心自己算计了李家却反过来被李家算计了呢?

    而且张天禄虽然不是职业军人,却也能看得出墨猴铠甲上那闪耀着的血红阵纹意味着墨猴生命垂危,加上刚才墨猴在他幻阵中差点儿丧命的经历也不似作伪,所以墨猴必然是使用了某种爆发手段才能从他幻阵之中脱离并短暂拥有了和他对抗的实力。

    按道理来说,凡是爆发功法都有时间限制,而且危及生命的爆发功法更是爆发得越久,对身体伤害越大;所以他刚刚传音的目的其实就是试探墨猴爆发能维持的时间,倘若墨猴连答话的时间都不肯浪费,那就说明了墨猴根本就是强弩之末,他就无需担心了。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墨猴不但气定神闲的回答了他的问话,甚至还把剑势直接给收了,做出了一副:“你拖延时间更好,看你等下怎么死”的架势,这可真把张天禄吓到了!

    “墨猴!我记住你了!”

    被墨猴吓住了的张天禄,终究不敢和墨猴赌命,不敢试着拖延时间看最终是拖死了墨猴还是引发了李家的陷阱;于是他甩下一句狠话之后立即开始准备逃命。

    ……

    眼看张天禄要逃,李博瀚自然不依——他铠甲泛红光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使用了两剂属性加成药剂而已,属性加成药剂的时效长达一个时辰,而如他这样属性发挥数万点的高手要决出胜负却仅仅需要数分钟即可!

    所以此时他眼见张天禄要跑,他立即剑光一展,又缠了上去!

    其实他威胁张天禄的话语也不是虚言,他虽不知就冲着张天禄而来的李家老祖为什么会被引开,但他知道战局发展到这一步,李家老祖肯定已经接到了消息,正向着此处战场赶来;所以没能秒杀他的张天禄,被拖在这儿越久,面临危险的几率越高!

    他力量比张天禄弱,张天禄要防守,他突不破;但他速度比张天禄快,张天禄要逃跑,他却可以轻易拦下!

    战局就这样僵持了下来,李博瀚的梦雷剑缠住了张天禄的金虹剑,李博瀚的伪天剑大阵挡住了张天禄的高级血咒,而张天禄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的各种灵玉,也被李博瀚取出相应的装备进行反制——拥有算天能力的李博瀚,对张天禄的后手拥有足够的反应时间,能从容的从家族申请到对应的反制措施。

    ……

    又僵持了百余回合后,张天禄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无论是武学、咒法还是道具都与对方不分伯仲,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偏偏他还拖不起——虽然李家能求援,他也能求援,但他不用试也知道李家的援军必然会比他的援军先抵达!

    于是黔驴技穷的张天禄,再一次尝试着将墨猴拉入幻境之中,但这一次早就有了准备的墨猴立即识破了他的幻境并发动了秘法进行反制!

    再一次被墨猴的秘法反制而伤了神念的张天禄彻底疯狂了——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博一番?

    于是战局最后的僵持就变成了“张天禄拉墨猴入幻境,墨猴破幻境而出”的反复之中——张天禄要试着看最后到底是自己神念被重伤先支撑不住,还是频繁使用秘法的墨猴先支撑不住!

    ……

    李博瀚也不记得自己在在一战之中最后突破了多少次幻境,仅仅记得当张天禄最终支撑不住,七窍流血而倒地之时,他自己的状态也非常不好,甚至已经分不清了自己到底是还在幻境之中还是已经回到了现实之中。

    精疲力竭的李博瀚,就在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无意中看向了穆阳星系的星空,瞬间忽然有了明悟:“原来我噩梦之中的星星,是如穆阳星系这样‘天圆地也圆’的一个个名为‘星球’的世界么?那我梦中的血痕又是什么呢?”

    分不清自己在幻觉中还是在现实里的李博瀚,感觉自己仿佛再次陷入了那场噩梦之中,仿佛再次看到了血痕吞噬着一颗颗星球,但唯一不同的是此时已经精疲力竭的他,再也没有了驱动血痕来拯救星球的能力!

    就在李博瀚绝望的看着第一缕血痕在虚空中若隐若现时,忽见虚空之中剑光一闪,刚要出现的血痕就此消逝,让他都不确定这血痕是否真的出现过,但他可以确定那缕剑光却绝对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于是他苦笑着打招呼到:“凌霄?”

    “哼!”

    熟悉的冷哼声在李博瀚脑中响起,仿佛李博瀚与凌霄第一次沟通时一般。

    但此时的李博瀚已经不是当时刚铸剑成功而意气风发的李博瀚,此时精疲力竭且生命垂危的李博瀚,已经意识到了刚刚脱离天衍纠缠不久的自己,怕是又要回到当初夜夜噩梦的日子里了。

    想到此处,面对着凌霄的冷哼,李博瀚没再无所谓的说“爷不伺候了”,而是苦笑着说到:“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唉!”听到李博瀚答话后的凌霄幽幽一叹后,无奈讲解到,“我能理解你的责任感,理解你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去拼命;但越使用天衍,你和天衍的联系就会越紧密,最终总会有我斩不断这联系的一天!而如你现在这样发展下去,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所以,你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离开这个世界,让墨猴和李博瀚,都在这一役中死去,等到你的实力强悍到不需要天衍也能担负你的责任时,我再送你回到这个世界。”

    “现在就走?可是诗蕊……”李博瀚犹豫了一瞬,随后斩钉截铁的回答到,“好!现在就走!”

    李博瀚舍不得樊诗蕊、舍不得李欣妍、也舍不得很多很多人,但他也清晰的认识到,唯有此时“死去”才是最好的结果——他为家族献身后,家族自然会替他照顾樊诗蕊,而他的仇人们也不至于去为难樊诗蕊。

    可他如果和樊诗蕊告别后再离去,那么张天禄的师友、阴影组织、校事台、枢密院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仇人们,最终都会找上樊诗蕊,逼问他的下落——别的组织能安心放走练皮二层就能击杀开窍八层的他么?

    而倘若他不走,再逞强着自己承担属于自己的责任,那么他就必须再次使用天衍,这最终也是死路一条!

    “我一定会回来的!”想明白了一切的李博瀚,最终选择了不告而别,但心中却同时许下了再次归来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