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刀神

第2章 破茧化蝶

望着洛飞,洛世庭的面色变得肃穆起来。

    “飞儿,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这些的时候。既然注定你将走上武者的道路,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会将家主之位让出,然后前往玄武帝国皇都,去拿回属于我的一切。等你拥有足够的实力时,便去那里找我,到时,我们父子俩,一起去寻找你的母亲。”

    说出最后一句话时,洛世庭的眼中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焰。

    他期盼着那一天,已经整整十五年了。

    洛飞又何尝不是?

    从出生到现在,他连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有在梦里时,才会梦到一个朦胧而美丽的身影。

    第二天,坠月城洛家鞭炮齐鸣,一派喜庆,如同送瘟神一般将洛飞父子俩送出了府邸。

    洛飞心中有些不是滋味,骑着一匹千里黑马,带上一些随身之物,跟在父亲身后慢慢走出了坠月城。而前来相送的人,连一个洛家嫡系之人都没有,反倒是几个以前随侍在左右的下人,想要陪着他们父子俩一起离去。

    “父亲不喜争夺名利,但对下人却是极好,这些人都曾受过父亲的恩惠。”洛飞心中多少有些欣慰。

    洛世庭本想让那些下人跟随洛飞一起,也好照顾洛飞的饮食起居,但洛飞拒绝了,他要凭自己的能力生存下来,并一步一步地向着武道巅峰前进。

    “飞儿长大了,我很高兴。不过,这个你一定得收下。”洛世庭满意地点了点头,拿出一块青绿色的玉佩交到洛飞手中,“这块青风佩是为父当年常戴在身边的,若是想我了,就拿出来看看。”

    这一次,洛飞没有拒绝,收下了青风佩。

    “飞儿,此去万流宗,你的人生便从此改变了。若想知道更多,你便要拿出真正的本事,证明你有资格知道那些秘密,我才会告诉你,你明白了吗?”洛世庭望着洛飞,肃穆地开口道。

    “明白。”洛飞郑重地点下头。

    “那好,我会在玄武帝国皇都等你,别让我等太久,但是,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不准来找我。另外,有时间的话,去一趟天离国皇城吧,别忘了,你和诗菲公主还有婚约在身。”

    洛世庭最后望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随后带着一众下人,迎着朝霞,向东方而去。

    玄武帝国,那是玄武星最强大的一个国家,几乎占了整个玄武星三分之一的面积,国中高手如云。玄武国的太上皇,更是拥有玄天境九重巅峰的武道境界。而天离国在玄武国的面前,只不过是弹丸一隅。将天离国中最强的人拿出来,去到玄武帝国中,也只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微末武者。

    “父亲,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看着那染上金黄色朝辉的几道身影,洛飞握紧了手中的青风佩。

    至于婚约,到时再说吧。

    随后,他又回头望了一眼坠月城,自嘲一笑,“洛家?这样的家族,有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难怪父亲走得如此洒脱,连头都没有回一下,那些只知道利益和金钱的人,也的确不值得留恋什么。”

    收好青风佩,洛飞调转马头,一路向南而去。

    由此而去数千里,有一个一品宗门万流宗,是天离国四大宗门之一,虽然排在最末,但实力也不是那些连品都入不了的小宗门可比的,而且,想要进入此宗门,只需要交纳一千两银子,便可成为外门弟子。

    洛飞用了三天时间,终于赶到了万流宗山脚。

    来到山脚的牛家镇中,洛飞将千里黑马卖掉,换了两千两银子。这个价钱虽然略比一匹千里黑马的价格低了些,但在牛家镇这样的小地方也差不多了。随后,他向万流宗交纳了一千两银子,正式成为一名外门弟子,被安排在南岭山腰的外门弟子居住处,有着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

    像洛飞这样的外门弟子,在万流宗有很多。

    绝大多数的外门弟子,都是因为天赋不够,又不愿进入那些连品都排不上的小宗门,所以选择了交钱入门。

    而做为外门弟子,每三日,会有一位授业长老统一传授基础功法和基础武技。

    其它时间,外门弟子都是自由的,可以选择做杂役赚取微簿的收入,也可以进入宗门后山的幽夜山脉中猎杀妖兽,再将妖兽材料拿到山脚的牛家镇中卖掉,换取高额的回报。

    当然,猎杀妖兽,那是要冒生命危险的。

    转眼,洛飞成为万流宗外门弟子已经一个月了。除了参加万流宗的授业课之外,其它时间,他都努力地修炼着那些基础武技和基础心法,还有洛家刀法。这套刀法还是他父亲传给他的。

    在这段时间里,洛飞丹海中的封印数次松动,剧痛一次比一次强烈,三天前的那一次,差点疼得昏死过去。

    而见到洛飞这副模样,那些外门弟子都不愿与他过多接触。

    就在今早,洛飞正在万流宗坠霞峰上修炼,一个叫做洛云的外门弟子找到了他。

    此人,正是洛飞大伯家的幼子,比洛飞早一年入门。

    带着几个同是外门弟子的少男少女,洛云凭借着玄武境五重的武道境界,轻易便修理了洛飞一顿,在那群少男少女面前显露了一手,随后扬长而去,同时还扬言,明天再来继续教训洛飞。

    洛飞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心中很是憋屈,同时还有着一股切齿恨意,可惜,以他玄武重三重的实力,根本不是洛云的对手。

    目光朦胧间,洛飞终是昏迷过去。

    啵!

    昏迷之中,洛飞恍惚间听见丹海中传出一声轻响,随后,一股剧烈的疼痛将他疼得惊醒过来。

    痛!太痛了!无比的剧痛!

    “啊……”

    洛飞再也压抑不住,那股钻心的疼痛强到了如同撕心裂肺一般,唯有声嘶力竭地长吼出来,方能减轻一些痛苦。

    这一次的剧痛来得剧烈,去得也快,几乎是数秒的时间,疼痛就消失了。

    “呼……呼……呼……”

    喘着粗大的气息,洛飞眼中满是余悸,额头上也全是汗珠。

    忽然,轻细的声音传入了洛飞耳中。

    一瞬间,他便清楚地感觉到,那应该是落叶的声音。

    洛飞眼中露出一丝怪异之色,试着将丹海中稀簿的元力提到双耳。顿时,那种声音放大了许多,听得更加清楚了,似乎两三百米之内的一切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朵。随即,他又将元力运至双眼,轻轻一望,连空气中的一粒灰尘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洛飞还感觉到,以往所学的武技中,属于刀法的诲涩难懂的那一部分,也在这一刻豁然开朗起来。

    而除了刀法之外,诸如剑法、拳法、腿法等,却没有这种怪异的顿悟。

    洛飞心头错愕不已,但是,现在却不是去想这些的时候,而是应该抓住机会,好好将对刀法的顿悟仔细感受一番。

    闭目,静心,洛飞细细地体会着那种莫名的妙感。

    许久,他猛地睁开了眼睛,抓起旁边的精钢刀,就地修练起了万流宗的入门刀法——十八斩。

    呼!呼!呼……

    十八斩一共有十八式,前十七式都没有什么特定的名字,最后一式名叫倍斩,修炼到最高一重,能将人体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两倍来。

    和往常的蹩脚生涩不一样,现在,洛飞一招一式演练出来,没有一丝阻塞停滞,身、眼、步,三者配合得十分到位,刀光翻飞之间,颇有一种水到渠成的畅快感,而且,元气在身体经脉中游走也显得十分通畅。

    第一式、第二式、第三式……第十八式。

    再来……

    第一式,第二式……

    渐渐地,洛飞越打越是顺畅,劲力也是通达无比,不但出招速度奇快,动作迅猛,而且拘无定法,挥洒随意,又一次直接一口气练到了第十八式。

    “倍斩!”

    洛飞手中的刀如同狂放的雷电一般,呼地一劈而下。

    那一瞬间,仿佛体内有着一道气流顺着手臂的经脉狂奔而出,直达手中的精钢刀,力沉势猛!威力惊人!

    “倍斩?难道,我已经修练到第二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