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蜜婚

第5章天雷滚滚的名字

很是好闻的薰衣草精油香味,很适合入眠并舒缓疼痛的神经。

    她有些讶异的挑了挑浓眉,惊讶于她所处的位置。

    目光所及,藕臂下雪白的酒店缎被,如丝绸一样如水的质感。

    酒店?房间?

    四个字蓦然跳入她此刻清醒中还有些混沌的意识当中。

    封蜜有些被惊吓到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却差点被自己身上那件曳地的长尾礼服给绊倒在地面。

    好在底下是柔软的地毯,她并没有被磕伤。

    有些跌撞的扶着床面起身,封蜜按下床头灯,嘴里仍在呲牙咧嘴。

    床头灯被打开的那一刻,晕黄的暖色灯光顿时浅浅的筛下房间,让这个房间的一切在暖色灯芒下毕露无遗。

    在确定自己的所处位置时,封蜜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还真是酒店房间,那之前发生过什么,她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脑海中似乎有一道白光闪过,她记起一个人模模糊糊的影子……

    似乎,她差点被那辆来头不小的车给撞了,之后,封蜜想到自己说的那句话,忍不住有些郁闷的咬住了唇瓣。

    天哪,她都干了些什么!?

    越加郁闷的拍着额头,封蜜懊恼喝酒果然能误事,只是目光触及自己身上依然脏污的礼服长裙时,她又有些不甘心了。

    你说,她好歹是一大美女吧,她都那样对人家了,人家居然还不对她做出些什么……她难道就这么没有魅力!

    女孩优越的自尊心似乎被挑衅了一会,封蜜此刻的心情,别提有多郁闷了。

    醉酒的后果就是脑袋有些生疼,不过好在,她的意识还算清醒。

    所以在一番纠结的自我矛盾心理后,封蜜提着曳地的礼服长裙,开门偷偷的查看了下走廊上的情形后,这才悄悄的离开。

    原本已经快走出酒店门口,却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封蜜又回去了。

    走到前台处,她又觉得有些便扭,刚想扭头离开。

    前台小姐询问的声音已经响起,“您好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到您的吗?”

    封蜜的脸色有些怪异,张了张嘴,这才憋出一句话,“请问,可以帮我查下,号房间,开房的……那位先生,他叫什么名字?”

    “这——”前台小姐有些犹豫,“……不好意思,如果您不是的房主,客人的姓名是不能随便透露的。”

    封蜜更加郁闷,只觉得额头有四条黑线挂下,闷闷的声音同时跟着响起,“那个,我就是号房的……”

    “……”闻言,那前台小姐有些讶然的目光已经跟着望了过来。

    做她们这行的,客人的大致模样必须得熟记。

    当时她只记得,是一个黑制服笔挺西装的年轻男人办理的开房手续,而离另一个的太远,她只看到那人颀长清瘦的身姿,他的怀中似乎抱着一个女人。

    因为离的太远所以她望不见那人的长相,却依然记得那通身矜贵的风华,那出众的气质,想必见过谁也忘不了。

    现在目光一扫眼前女孩那身粉红色晚礼服,她似乎有些了然了,望着眼前女孩的眼神也带着一抹羡慕。

    低头一查记录,她的目光闪过讶异,继而缓缓开口道:“……开房的客人,名叫李红。”

    李红?这不是一个女人的名字么?而且,看那男人长得人模人样,怎么会有这么天雷滚滚的名字!?

    很显然,此刻前台小姐与封蜜都被惊到了。

    前台小姐惊讶是因为,看那黑制服的年轻男人模样长得也算周正,怎么名气却如此女气;而封蜜惊讶是因为,那个矜贵的男人居然有这么女气的名字。

    很显然,封蜜误会了。

    嘴角有些抽搐,封蜜怪异的扯了扯唇,那笑容很是勉强,“呵呵,谢谢了!”

    说着,转身拉着曳地长裙便走,像是身后有猛虎在追赶她一般,一秒钟都不敢多留。

    凌晨两点,天色漆黑的像一块幕布,远处的灯火,筛下一地的寂寥。

    夜空很静,静的封蜜有些无所适从。

    走出酒店时,封蜜又差点被身上这件曳地长裙给绊倒。

    忍无可忍,她弯下身去,直接徒手将小腿以下的一圈裙尾撕掉。

    然后在路过周边的垃圾桶时,顺手团成一团,将那团裙尾给扔了进去。

    只能说封蜜的运气还算不错,在这个点居然还能拦到一辆出租车。

    她招手的那会,出租车司机正在打瞌睡,见路边有个女人在招手,那懵懂的睡意顷刻间吓的全无。

    甚至在封蜜开门上车时,那司机的脸色也是怪异的,那句准备脱口而出的‘现在不载客’也瞬间咽回喉咙里,而是换成一脸惋惜跟同情的表情。

    封蜜并没有看到司机大叔那怪异的表情,而是揉着太阳穴开口,“去南山别苑!”说着便靠向身后,闭眼不再言语。

    南山别苑,市最金贵的住宅区。

    因为风景秀丽,四面环山傍海而建,主楼几乎是浪漫的色彩,颇有希腊风格的建筑。

    从五年前别苑落成,到今年房价已经被炒成了天价。

    可以说,现在即使是有钱也买不到南山别苑的一栋别墅。

    只是,封家刚好在南山别苑有一栋独立别墅,自带独立花园与游泳池。

    从别苑落成后,封家一家都住在那里。

    若不是因为贴身没有带钱与手机,封蜜并不想回到那里。

    “南山别苑?”

    司机有些讶异的声音响起,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后座上那通身乏累的女孩,“小姐,你住在那里啊!”

    “……”封蜜没有回答,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她此刻很累,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没有等来女孩的回答,司机只单纯的以为她是尴尬,便自动的认成她只是住在那附近。

    “诶,说起那南山别苑,那可真是有钱人的住居啊,我告诉你啊,我有个亲戚的亲戚就在那里面当保姆,月薪两万呢,听说那里面美的就跟画里面一般。诶,这有钱人的生活啊,真不是我们普通人能羡慕来的。不过嘿嘿,等我有钱了,也带着老婆孩子去住住!”

    “……”

    “小姐……”司机倒也不在意封蜜不应他,相反,他似乎很能理解封蜜此刻的心情,眸带惋惜与安慰的开口,“虽然说,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确实很倒霉。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没有办法不是。人啊,还是要好好的过日子,这人的一辈子,可长着呢。”

    他看着后视镜内,女孩那被撕的破烂的裙子,还有身上那一副狼狈的模样,又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诶……”

    “……”这司机实在是有些吵,封蜜艰难的睁开眼眸,恰巧就听见他这句话,顿时蹙了蹙浓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在瞎说什么呢?”怎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懂?

    看女孩那一副装着听不懂的样子,司机一边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转弯,后视镜内那同情的目光跟着望过来,“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以后啊,这么晚还是不要随便出门了,毕竟大晚上的不安全。”

    话落,似乎为了表示自己的善意,他又紧跟着开口道:“放心吧,这趟我不收钱!”

    封蜜越听越迷糊,越听越无语,“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怎么会误会?你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

    大晚上的,净遇见神经病。封蜜无语,但也懒得解释。

    南山别苑建在半山腰上,封家是里面的第六栋别墅。

    出租车停下,封蜜推开车门下车,“你等下,我找人过来付钱!”

    “不用了,我说过不收你钱!”司机挥挥手,表示这趟是免费,同时那惊叹的目光始终落在封蜜身后那封家别墅上。

    翻了个白眼,封蜜简直快呕死了,“我说给你就给你,而且我从来不欠人钱!”

    堂堂封家正牌千金拖欠出租车司机的钱,说出去,她可不好意思!

    “诶,小姐你可真是”八婆司机还准备说些什么,封蜜已经转身向着封家别墅走去。

    司机一看她的行为,差点惊破了胆子。

    “喂,小姐,这是人家家里,你去了会被人家给轰出来的——”

    看见封蜜竟然按下了门铃,司机已经不忍心再看。

    按下门铃不过一分钟,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已经疾步出现在封家铁门里。

    兰嫂打开左侧的那扇雕花铁门,看到出现在门外一身狼狈的封蜜,已经是喜悦的不知该如何形容了。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拉过封蜜上上下下查看了一翻,见后者既没有受伤也没有怎样,只是形象有点狼狈之外,兰嫂终于放心了许多。

    只是在看到那撕破的裙尾后,眼里浮起一抹惊惧,”小姐,您这是——”

    有些不自在的拂开兰嫂抓住她衣袖的手,封蜜极其自然的说道:“自己嘶的。”

    见兰嫂还准备再说,封蜜顿时有些头疼的揉着额角开口,“行了行了,兰嫂,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你不用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