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总裁我包了

第五章这里很危险

头顶是用水晶做成的吊灯,墙上贴着浅浅的檀木色的墙纸,挂着一两副画着风景的油画。

    往四周望了望,屋子里的落地窗前放着一张檀木桌,就连地板上也铺着白色的不知道用什么皮毛做成的高级地毯。

    抬手摸了摸,被子软软的,就连枕头也传来不刺鼻的清新的味道。

    杨兮皱眉,不明白自己醒来怎么就来到个装修这么豪华的房间。

    她只记得,在警察走了以后,又急又怒又慌张的她似乎气得昏了过去。

    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醒了?”

    就在杨兮胡思乱想之际,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位穿着女仆装的年轻女子。

    “请问,这里是……”

    杨兮连忙坐起身来,疑惑的询问对方。

    一开口,她就感受到了全身疼的厉害。

    她连忙抬手捂住胀痛得最厉害的腰,抬起白皙的小手皱着眉头揉了揉。

    在酒店时,她都没感觉到有这么痛,怎么现在却疼得厉害?

    简直就是个禽兽!

    在心里把东方域城骂了个千百遍,杨兮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

    “这是我刚端上来的水,请喝!”

    见眼前的女仆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杨兮皱了皱眉头。

    见杨兮端着杯子有几分的迟疑,年轻的女仆嫣然一笑:“我叫戚然,和你一样是这家的佣人。”

    眼前的女子,眸子清澈,肤色白皙,小巧的五官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看就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

    怪不得,老板会将她买回来。

    戚然朝她颔首,转身利落的走了出去。

    佣人?

    难道这是……

    杨兮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但渴得厉害的她还是将一旁的水一饮而尽。

    但,就在她想要将杯子放到床头桌上时,指尖却意外的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她好奇的将空杯翻过来,在杯底,看到了一张小小的折叠着,被贴在下面的纸条。

    这是什么?

    她疑惑的将纸条撕了下来,展开,只见上面写道:“这里很危险,请尽快离开!”

    上面的话是将报纸上的字剪下来贴上去组合而成的。

    可她看着这几行字,心下狂跳,那股萦绕不绝的不安感却越来越重。

    向她传递这个纸条的人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将她卖到拍卖场的同伙?

    还是说是刚刚给她送药进来的那个人?

    但她也是这家的仆人,和她又不认识,怎么可能?

    还有这里很危险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这个地方危险,还是她自己也有危险?

    “醒了?”

    房门被打开,门口传来那道让她觉得不喜的冷漠的声音,让她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将小纸条揉成一小团,扔到了枕头下。

    就在她做完这一切,心稍稍平静了下来,下巴就被对方毫不怜香惜玉地捏住,大力的抬起了她的头:“你刚刚在做什么?”

    映入眼睑的是那张她极力想要摆脱的俊脸,可对方冷漠的带着审视的目光让她的心又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刚刚难道他看到了?

    “我还能干什么?”杨兮忍着心慌,脸色惨白的回答。

    东方域城见对方眼神飘忽,一副明显隐藏着什么的模样,嘴角一勾,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要是敢逃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低沉的声音,好听得简直想要就此沉沦下去。

    但语气里的威胁,眼底冰冷的警告,让她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我……知道了。”杨兮不甘不愿的回答。

    但逃跑这件事,她怎么可能放弃!

    可现在的紧要之急是要找到将纸条给自己的那个人!

    还有那将她卖到拍卖场上的人!

    两人都不说话,室内又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之中。

    东方域城的目光从进屋开始就一直黏在她的脸上,隔了许久也没有半分挪开的迹象。

    她忍受着对方那扫视打量的目光,过了半晌才开口:“请问,我可不可以和家里的人联系?”

    话音刚落,她明显的感受到了对方身上那突然冰冷下来的气息.

    顿时,室内的气氛压抑得让她想要赶紧逃离。

    “就只是打个电话,不会说太久。”杨兮再次乞求。

    她不是没有感受到对方浑身散发出来的暴虐的气息,但她出来了两天,妈妈他们肯定会担心自己的。

    东方域城的眸徐徐的眯了眯,清冷的眸一动不动地望着她,让本来就紧张万分的杨兮全身僵了僵。

    “不可能。”

    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带着霸道的高高在上的不容拒绝的意味。

    打量了这个女人许久,他也没看出来她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但一想到对方她能够轻易影响自己的情绪,他心里就升起一股无法抑制的焦躁!

    对于其他人能够影响到他这一点,他向来都是厌恶到了极点。

    “我真的只是打个电话报下平安。”杨兮无措的抬手抓住对方的衣袖,乞求,“求求你!”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宛如被丢弃在路边的小狗一样,让东方域城的眸子黯了黯。

    他勾起唇角,声音冷漠:“既然你已经被我买回来,那就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不然我就再把你丢进拍卖场。”

    对方语气中的冰冷和绝情让杨兮的心颤了颤,双手死死的交握在一起,忍着心中升起的那股悲凉的情绪。

    难道她真的这一辈子都见不到她的家人了么?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眼泪就不自觉的滑落了出来。

    东方域城见她无神哭泣的模样,内心划过一丝烦躁。

    “不准哭!”他眼眸微眯,带着霸道不可一世的命令的口吻。

    杨兮被他眸子闪过的寒意惊住,连忙抬手擦了擦眼泪,惊惧地望着对方不说话。

    连哭都要管!

    也不嫌管得太宽!

    但现在她是他的所有物,根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想到此,杨兮只觉得难受到了极点。

    见对方一副毫无精神,哪里还有初见时的张牙舞爪敢跟他叫嚣的大胆模样,东方域城眼底的冷意更甚。

    “把药方交出来,我就放你走。”

    他冰冷的眸子淡淡地望着她,再一次重申自己的要求。

    “都说了我没有!”再次听到这个话,杨兮无奈的继续给自己澄清,“那个疤痕也是我从小就有的,看小时候的照片就知道了。你真的找错人了!”

    “找错人?”东方域城嗤笑,眼底迸射出摄人心魄的冷光,“你以为我是谁?会做出找错人这种事!”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带着自信,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

    他微微抬着下巴,不屑一顾的模样,就好像在向高调的她宣示着,如果他找错人,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人可以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