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兄弟

红双喜的味道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不舒服,感觉酸酸的,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想多了,复杂了,很多事情,各方面都要去想,因为我不想活的太孩子。

    但是,有时候,自己做的事情却又很不成熟,有些东西根本把握不到位,感觉自己出了那个酒店,做事轻松了,但是面对的范围广了,交集广了,想的又要多些,现在感觉自己很累,很累。

    累,真的很累。

    思想累了。

    记得我有个习惯,每次我心情不好或者心思不对的时候,我都特喜欢和香香姐聊天,然后她就会问我怎么啦为何啦?然后会和我说一大堆的东西,最后,心情总能够好起来,看开了,今天晚上也是,感觉姐真的很好,虽然有时候不妥。

    ‖

    趁年轻,多努力。

    青春期是恋爱的时候,没错。

    但是有时候,都是要把握个度的,对不对。

    很多东西,要学会来看,你现在还年轻,很多事情可以放一放的。

    男人,得有事业,事业有了什么都有了。

    我说:对,一个男人,没有事业,没有钱,没办法挣钱,那么你到哪里都是个篮子,没人会把你当数。

    人不能活的尿性,得有血性。

    男人,没钱可以,但不能老没钱。最穷不过要饭,最难不过身死,只要心还在,总有会过去的坎。

    ‖。

    很多时候,我都会感觉,怪怪的,是的,很怪。出来这么久了,走出东都之后,真心的能说的上话的没有一个,全他妈jb心思多的,还是那时候好,小汤,包子,祥子还有一个二逼老五。

    依旧记得,那天醉了,彭姐认真的照顾我,迷糊的看着忙碌照顾我的身影,心里一种莫名的踏实。

    思想迷糊的时候,我就会找香香姐,她老能开导我,对我也算蛮好的,平时也照顾我。

    至于那些二逼的爷们,我就不说了,和他们一起,舒坦,妥妥的。

    为什么说这些人呢,因为我感觉现在自己好累,只有和他们一起,我才不会想那么多,思想不那么复杂,不用带上虚伪的面具。

    - 2013 7 30 . 17K 红双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