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校草:狂丫头,你站住

第一章惹上修罗

火车终于到站了,苏沫沫吃力地扛着一个巨大的行李包,手上还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挤下火车,她伸手抹了一把汗,九月的天依然是那么的热,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大地,这让已经坐了五个小时火车的苏沫沫更加感到疲累和口渴。

    出了火车站口,她从行李箱里扒出那已喝剩半瓶的矿泉水,朝着嘴里灌了几口,重新塞回行李箱,她抬头看了看出站口的人群,寻找着天资学院的校牌,今天是报道的日子,按照天资学院的惯例,是会有人来火车站迎接新生的。

    扫视了一圈后,苏沫沫终于发现了离她有着五十米距离的天资学院迎接处,她重新扛起她的行李向着迎接处走去。

    在报出自己的新生身份后,苏沫沫被新生接待处的一位学姐领着上了一辆豪华大巴,里面已经有几个同样是新生的同学在里面了,由于闲着没事,他们正在互相介绍着自己。苏沫沫选择了前排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松了一口气,总算是顺利坐上了去学校的车了,而且大巴车里开着空调,让原本又热又烦躁的她顿感舒爽起来。

    在大巴坐满后,车就朝着学校的方向开去,到了学校,苏沫沫跑前跑后的报名,找宿舍,领生活用品,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再看看别的同学,他们大都是在家长的陪同下来报道的,甚至他们是带着仆人来的,这些事都是仆人在做,而他们只要在凉快的地方等着就行!不愧是贵族学院啊!苏沫沫在心底感叹道,大概来这个学校的学生,十有八九,家庭都是非常富裕的吧!而她是少数的凭着优异的成绩考入天资学院的学生,她家庭条件一般,父亲是一个工程师,母亲是一个大学教授,凭着父母良好的基因和她后天的勤奋努力,她从小成绩就很优异,只要有她苏沫沫在的学校,全校第一名就是她的。只是今天父母都还要工作,没空送她,而她从小也自主惯了,就自己拖上行李箱来了学校报到。

    正在她做完最后一件事,准备从教学楼上下来回去宿舍休息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巨响,接着是一阵尖叫声,苏沫沫扭头,只见一个巨大的皮箱正从教学楼的大楼梯上高速向下滚落,一个女生站在楼梯上惊恐地看着她那由于失手而滚落下去的皮箱。而那阵尖叫是楼下的人群发出的,苏沫沫看向楼下,顿时明白了楼下人群尖叫的原因。

    在楼梯下,围着黑压压的一片人群,而在人群的中心,也是楼梯口的正中心,站着一个身着白色衬衣,面容冷酷英俊的男生,这个男生大约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很是匀称。在他的周围围绕着的是近似保镖的几个男生,看来这个身穿白色衬衣的人,应该是个少爷之类的人物了,苏沫沫在心中想到。

    从楼上滚下的那个巨大的皮箱不偏不倚正好滚到了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生脚边,那个男生迅速地抬起一只脚,踩在了皮箱上,才免去了皮箱可能砸到他脚的命运,只是皮箱带起的灰尘依然落在了他那程亮的皮鞋上和他的裤脚上。他抬起头,看着站在楼梯上的“罪魁祸首”,眼里是喷着火苗的愤怒。

    尖叫声是从围着这个男生的那群女生发出的,她们都是特意过来看他们心目中的王子的。那个身穿白色衬衣的男生,是本校大二的学生,也是本校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叫石子宸,是闻名上海的天宇集团总裁的独子,帅气,却又冰冷无情。他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如有人敢得罪他,那么此人一定会死得非常难看。而现在,那个不长眼的女生,居然在他上楼之时,将皮箱砸到他的脚边,弄脏了他那程亮的皮鞋和裤脚!

    “打她!”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立马有几个穿着光鲜的女生,冲上前去,按着那个不小心摔下皮箱的女生,开始对她拳打脚踢。

    “啊!不要啊!”那个被众人按倒的女生抱着头,哭喊着。

    然而她的哭喊是无人听得进去的,众人似是发了疯般用拳头砸在她的身上,将脚踩在她的背上,用手扯着她的头发……

    “停!清理现场,本少爷要上楼去。”冰冷的话语透着不耐烦语气,自那个叫石子宸的男生口中说出。

    听到他的话,那些女生马上住了手,退到一边去。而石子宸身边的那些“保镖们”却是走向前去,从地上捞起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女生,扬起手,就要将她从楼上扔下去。

    “住手!你们干什么!这个女生她不过是不小心让皮箱摔下,你们这样也太过分了?”一直看着这一切,早就忍无可忍的苏沫沫终于冲出来怒吼道。这群人也太过分了,如此欺负一切柔弱的女生,他们还是人吗?不就是比别人多几个臭钱,就如此地践踏别人的自尊,他们何止是一个过分!她苏沫沫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以强欺弱,今天这事她管定了!从那群男生手中,一把将那个女生捞向自己的身边,苏沫沫怒视着那些人。

    好狂的丫头!居然敢管他的闲事!石子宸抬头看向这个胆大的女生,她是个高挑、白皙的女生,浑身散发着一股高傲的气质……,而此时这个女生眼里闪现的却是愤怒和对他们的轻蔑。

    “你算哪根葱,居然也敢站出来管石少爷的事?”那些“保镖们”看着突然冲出来的苏沫沫,嘲讽地说道,“再不让开,连你一起清理。”

    “清理!清理!”人群又开始躁动。

    听着人群的喊声,苏沫沫双眼喷火地怒视着那些喊叫的人们,看着她可怕的眼神,那些人都愣住了,这是哪来的野丫头,居然如此大胆,面对这样的场面,在她的眼里居然除了愤怒,看不到一丁点的害怕。

    “滚!”石子宸再不想在这里耗下去,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和一个女生的争执上,所以直接吼道让她们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