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帝君

第5章 美人相伴

事情的进展比杨恒想象中还要顺利,在得知他想要外出后,杨崇光几乎是立刻便答应了他的要求。杨恒和老管家吴老预想中的困难和阻碍根本就没有出现。

    踏上靛莲山的青草,杨恒不禁整个人都觉得舒畅起来。

    靛莲山的风景实在太美了!翠绿的青草覆盖了整个靛莲山,每一步踏出,都是同样的松软。茂密的树林为山上的生灵提供了足够的隐蔽,林间的溪流和叮咚的山泉则为靛莲山提供了别样的活力。

    与这些美景相呼应的,是远胜于杨府的天地灵气浓度。

    由于修炼了先天道灵神诀,并且已经将体内全部的气转化为了先天之气,现在的杨恒对天地灵气极为敏感。在靛莲山,杨恒感觉好似自己吸进去的每一口气,都是天地灵气,让他舍不得呼出。

    站在山巅,杨恒握紧了拳头,因为他知道,他的强者之路,就将从这靛莲山开始!

    不管多么强大的功法,基础总是最重要的。而锻炼出一副强健的身体,更是修炼中的重中之重!先天道灵神诀之所以被称为“绝品”,就是因为它对修炼中每一个细节都做了最简单却最完美的安排!

    关于怎样锻炼出一副比其他人更强健的身体,先天道灵神诀也有和其它功夫完全不一样的办法。那就是——将先天之气与自身肌肉完美融合,让每一块肌肉中都充满了先天之气,并且可以利用这些先天之气增强力量和自我修复!

    这样的躯体,不管锻炼得多强健,依然能保持匀称的身材。而且,身体韧性将是其他人的十倍!

    修炼是枯燥的,这一点,杨恒从一开始就知道。

    为了更好地刺激自己的身体吸收天地灵气,杨恒采掘了大量的岩石,用藤条固定结实后背在背上。每天从日升到日落,杨恒就背着这些岩石从山顶跑到山脚,又从山脚重新跑上来,循环往复,直至夜幕降临或者体力透支。

    初时,杨恒每天只能完成一个来回;三五天后,每天两个来回已不在话下;到半个月之后,杨恒已能每天往返五个来回。

    就这样,杨恒白天通过透支体力的方式刺激身体吸收天地灵气,晚上则坐在山巅吸纳天地灵气入体,转化为先天之气为自己所用。每日只休息两个时辰,却不觉得有丝毫疲惫,反倒感觉精神比以往更好了点。

    修炼到第十七天,靛莲山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第十七天下午,杨恒正背着小山堆似的岩石大汗淋漓地从山巅向下奔跑,忽然远远地看到一个身影正朝靛莲山而来。

    “是她!”杨恒一愣,脚步也随之停下。

    片刻之后,那身影越来越近,一张如出水芙蓉般完美的面容出现在杨恒的视野中。原本明媚的阳光,在这张完美的容颜出现的刹那,黯然失色;靛莲山的花香鸟语,在来人开口的瞬间,尽归沉默。

    “恒哥哥,我来看你了。”宛若莺啼的声音令杨恒心神一荡,脚下险些失了平衡。

    “梦君,你怎么来了?”杨恒将背上的岩石放下,问道。

    这女子,是杨府老管家吴老的孙女,名为吴梦君。梦君与杨恒、杨山两兄弟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原本亲如兄妹的感情,也随着三人年龄的增长而有了变化。

    杨恒是一直喜欢梦君的,杨山也是同样。这情况想来也属正常,毕竟一个绝色佳人和自己一起长大,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梦君的心,自然也成为了杨山、杨恒两兄弟不和的一个重要原因。

    至于梦君心里是怎么想的,就只有梦君自己才知道了。

    “当然是来看恒哥哥你的,前些日子梦君不在府上,回去后听爷爷说恒哥哥你来了靛莲山,所以梦君便来这里找恒哥哥你了。”梦君星光般的目光注意到了杨恒身旁那用藤条固定得跟座小山似的岩石队,“原来恒哥哥你是在这里修炼啊……爷爷还骗梦君说你在这边游玩。”

    和梦君独处的机会,在杨府中时,这是杨恒想也不敢想的。但现在真正有了独处的机会,杨恒却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杨恒三个灵魂的记忆中,关于如何和女孩相处的部分,都是一片空白。

    “梦君,我们到山顶去坐着聊吧,那里的风景很漂亮。”憋了好半天,杨恒总算憋出来这么一句。

    “恩。”梦君欣然同意,跟在杨恒的身后,走上了杨恒在山顶临时为自己搭建的住所。

    “吴老就这么让你一个人过来了?”杨恒没话找话。

    不过还好,这个问题倒也不怎么奇怪。因为杨府距离靛莲山足足有两日的路程,梦君一个人过来,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当然了!我可是很厉害的!”梦君朝杨恒撅着小嘴,挥了挥秀拳,好似在提醒杨恒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杨恒没有说话,因为他已经看得痴了。美山美水美人,人间美景莫甚于此。

    “恒哥哥,你看什么呢……真讨厌……”梦君被杨恒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转过了身去。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杨恒喃喃道。

    此时的梦君,确实就如一朵出水芙蓉,美得不需要什么粉黛修饰。更重要的是,这朵芙蓉还未受到任何俗气的污染,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是出自最自然的真心。

    听到杨恒吟的诗句,梦君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念的什么歪诗呢……恒哥哥你变坏了……”

    听到梦君的话,杨恒心中不禁为李白先贤喊冤。他老人家流芳百世的名句,到了这里突然就变成了歪诗,那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

    “梦君,你几时回去呢?”这话刚一问出口,杨恒就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自己这句话,和逐客有什么区别。好好的独处机会,说不定就这样被自己一句话给毁了。

    幸好梦君没想那么多,认真地回答道:“爷爷特别允许我在这里多玩几天,而且,梦君也想多陪陪恒哥哥呢……”

    世间还有比这更动人的句子吗?杨恒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心里现在已经灌满了蜜,每一处都是甜的。

    “那我先去为梦君你搭间屋子!”兴奋的杨恒急需要用某种方式来让自己平静下来,提着他最初带来的那把小斧子就冲进了树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