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少的萌宠娇妻

第3章 这辈子完了

凌露晕了又醒了,醒了后看见身上那道狰狞伤疤,想到自己少了颗肾,又吓晕过去。

    醒过来后,觉得自己这辈子彻底完了,听说少了肾的人都不长命,剩下的这颗肾要是出了问题,小命彻底玩完。

    在床上哭了半天,才忍着疼下床,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悲惨,悄悄从后门出去,病歪歪的上了出租车,回自己租的小房间里。

    回来后,大病了一场,在床上一躺就是六七天。

    直到好友罗秋婷给她打电话,说‘凤麟酒店’发月底奖励,她才下床梳洗一番,打车去了酒店。

    “露露,原谅我最近忙,没时间去看你,瞧你小脸瘦的,不行咱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凌露低头看看手中刚发的三百块奖金,有气无力的摇头道:“算了,就是普通感冒,再休息几天就好了。”

    凌露说着话,看见几道熟悉背影朝走廊深处走着,其中一个很熟悉,对罗秋婷谎称去趟洗手间,把几百块钱钞票揣进兜里,大步朝走廊方向走去。

    “姓沈的,你给我站住。”

    沈默寒听到后面愤怒的女声传来,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后,就看见了气冲冲朝他走来的凌露。

    他最近几天对凤麟的饭菜吃顺了口,所以带生意合作伙伴来这边谈生意,没想到凌露会这种态度叫他。

    “有事?”沈默俊眉微皱,问话的语气异常生冷。

    凌露想到自己的肾被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取走,简直要疯了,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抓住沈默寒胸前衣服吼道:“我要你把肾还我,我要你对我身体负责,你这个倒卖器官的坏蛋,我跟你拼了。”

    凌露喊话的声音嘶哑激动,所以有些咬字不清,跟沈默寒来吃饭谈生意的人一听,女人找沈默寒负责,都误以为沈默寒玩了人家女孩子不负责任,所以都探究的眼神看着沈默寒。

    沈默寒被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气急败坏下抓住凌露在他胸前乱扯的手,对身边人扔下句:“你们先进去等着,我处理完她回来。”

    说完,拽着凌露就走。

    凌露被沈默寒的举动吓的不轻,想想肾他都敢挖,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一听要处理她,使劲儿往后缩身体,还哭喊道:“姓沈的,你放开我,我要去报警,我要报举你,你挖我肾不算,难道还要杀人。”

    沈默寒听凌露乱喊乱叫,简直是哭笑不得,把凌露拖进洗手间,干脆还给门上了锁。

    “你肾真没了,来我看看。”

    沈默寒把凌露推到墙上,就去扯她腰间衣服,凌露吓都要吓死了,一边推搡一边哭道:“呜呜呜…我知道错了,我不该骗你来这里吃饭,我不该昧着良心挣钱,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肾都没了,真的…真的活不几天了。”

    沈默寒见凌露哭成狗的样子实在可爱,竟不自觉弯起了唇角,他不过是让魏华辰给她弄了个以假乱真的疤痕纹身吓吓她,没想到她到现在还没识破,身体少没少器官,难道她感觉不出来?

    见小女人还手舞足蹈的乱喊乱叫,低声斥责了句:“你能不能住嘴?”见自己的话不管用,干脆按住她不老实的胳膊,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凌露正慌乱着,嘴巴冷不丁被软物堵住,睁开眼睛见是男人的嘴,脑袋嗡的一声,彻底没了思维,她靠在墙上一动不敢动,完全变成一块木头。

    沈默寒见她不闹了也不喊了,才缓缓离开她的嘴,喘了口粗气,低柔声音问:“怎么?不闹腾了?”

    “呜呜呜…你还我的肾,还我的初吻,呜呜呜…”

    凌露无力的瘫软到地上,埋头哭了起来。

    沈默寒突然感觉这丫头就是个笨蛋,低头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钞票,塞到凌露怀里,没好气道:“给,精神损失费,先去医院检查检查脑子吧!”

    沈默寒说完转身就走,洗手间的门开了又关上,走进来个要上厕所的人,凌露才反应迟钝似的离开洗手间。

    她大学毕业三个多月,挣的钱勉强够生活费的,此时手里有钱了,出了酒店就真的去了医院,身体检查结果出来,她是又喜又气,恨不能给沈默寒几巴掌才好。

    当初她感觉刀口疼,不过是纹身的麻木疼痛,现在想想自己真傻,肾摘除的大手术怎么可能是那种感觉。

    凌露生气着拿剩下的钱去大吃了一顿,然后回家睡了一天一,夜,几天下来吃不好喝不好,现在心里踏实了,感觉生活又变得美好起来。

    可是自从遇上沈默寒戏弄她这档子事儿,她对酒托这行实在是怕了,思来想去决定辞职。

    她打车来到凤麟酒店,刚走进门口,穿一身职业装的营业经理陈曼就朝她走来,她还没闹清状况,陈曼竟含笑对她说:“凌露,你可是咱们酒店的榜样,那位沈总是你拉来的客户吧,他这个月在咱们这打破了总消费记录,刚刚上面找我谈话,说要表扬你,这个月你拿全酒店最高奖励。”

    靠,凌露一听立马打消了辞职的念头,就算要辞职,也得等到拿完奖励再说,心里这样想着,还没来得及说话,陈曼又说以后她不用再费尽心思去拉客了,只要那位沈总来这里消费,她尽量陪着就好,她要是有本事让他保持住消费记录,每月都会有高额奖励。

    凌露想到自己被沈默寒戏弄得死去活来,还被那坏家伙夺去了初吻,要她去面对他,她才不要。

    “露露,你运气真好,要是那位沈总来了,你介绍我认识认识好不?”

    凌露正躲在楼道里郁闷,罗秋婷就走过来抱住了她的胳膊摇晃起来。

    凌露想了想,突然一本正经道:“好吧,有你陪着我,我心里还能踏实点儿。”

    罗秋婷一听凌露肯带着她去接触有钱人,原本就好看的脸简直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