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若惜莫相离·全本

第295章

早上七点半的,天亮地很早,窗帘也阻挡不了光芒的照射,房屋内一片暖洋洋。

    “你干嘛去?”许泽盯着从被窝里钻出来的白以晴。

    “上班啊!今天周一!”白以晴回答地理所当然,“不然能去干嘛?”她这几年来一直都是这个点起床上班的。

    “上什么班啊?”许泽把她拉进来,“请假!”

    “请假干什么?”白以晴以为是许泽今天有什么事,“有活动?”

    “你现在是孕妇,白以晴小姐!”许泽摸着她的肚子。

    “我才刚怀孕,我不说谁知道啊?”她还没听过刚怀孕就请假的孕妇。

    许泽扫过一个眼神,“就因为是刚怀孕,所以才更加要注意,医生是怎么嘱咐的?你忘记了?”

    白以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走不该走了,“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从今天就请假不许去了!”许泽干脆把她抱上床,盖上被子准备睡觉,“来,再陪老公睡一会儿啊,你不去上班也等于给我请假了。”他昨晚上整理会议报告很晚才睡着的,现在还困着呢。

    “这样不好吧……”她也感觉自己也很困,是有点不想去上班。

    “没有不好。”他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我刚从广东回来,晚上又忙,都没顾上好好和你待会儿。”

    “累不累?”她记得大半夜的时候他才爬上床的,她伸手在许泽的眉心揉了揉。

    他握住白以晴的手,在唇瓣上碰了碰,“不累。”他的目光温柔,露出一个知足的微笑,“那就打电话请假,好好陪我睡会儿啊!”

    “好吧。”看着他眼圈淡淡的阴影,她不忍拉他起来去送自己上班,可是现在她怀着宝宝,他必然不会让她去坐公车,“我去打电话,你先睡啊。”

    “嗯。”他浅浅的笑了笑,把脸埋进了枕间。

    白以晴打过手机给王文哲发了个短信,让他帮自己请假,之后就放心地钻进被窝准备再补个眠。

    大约是九点钟的时候,他们两个被门口进来的小鬼给吵醒了,他跳到床上,夹在白以晴和许泽之间,在床上弹跳,一边跳一边叫喊:“起床……起床……爸爸妈妈……该起床了……”

    许泽一伸手就把他给拉倒在床上,按进怀里,“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呵呵……”许子枫抱着许泽的大手笑着挣扎着。

    “你最好给我小心点啊!”许泽抽出一只手固定住许子枫乱踢的脚丫子,“小心碰到妈妈。”

    许子枫不解地瞧着白以晴。

    “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喽!你开心吗?”许泽说罢在许子枫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宝宝?”许子枫瞪大了亮的就像灯泡一样的眼睛,“宝宝?”

    “嗯,子枫是喜欢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啊?”白以晴睁开朦胧睡眼,慈祥的笑容悬挂在脸上。

    许子枫小舌微吐,眼神停留在白以晴的肚子,“妈妈要给我生弟弟吗?”

    “原来你是喜欢弟弟啊?”白以晴摸了摸许子枫的脸蛋。

    “嗯,我喜欢弟弟,妈妈要给我生弟弟哦!”

    “为什么不想要个妹妹呢?”许泽也好奇,这么小的小不点还知道自己想要弟弟还是妹妹,真是不知道他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女孩子都很爱哭,好麻烦啊!”他一脸嫌弃地回答。

    “你什么时候见过女孩子哭啊?”

    “就是玩的时候,她们一下就哭了,不好玩。”

    应该是李大姐经常带他去广场那块玩儿的时候他遇到的女孩子吧。

    “那如果以后妈妈生的是哥小妹妹,你会欺负她吗?”许泽还是担心,毕竟许子枫和他和白以晴的孩子不是一个娘胎的。

    “当然不会啊!”许子枫眉头皱了皱,“我怎么会欺负妹妹呢?”

    “不错!”白以晴揉了揉许子枫的头发,“那如果是哥弟弟呢?”

    “是弟弟可以欺负哦?”许子枫露出一排零零碎碎的牙齿,傻笑。

    白以晴刚刚的微笑僵在脸上,“弟弟也不可以欺负!”他的这叫什么逻辑啊?

    许子枫精神抖擞地坐起来,“那我和弟弟能欺负别的男孩子吗?”

    “……”白以晴彻底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是故意这个拿她这个妈妈寻开心吗?

    “来,爸爸需要给你好好上一课!”许泽从撩起被子端坐起来,然后把许子枫拎起来,“给我站好!”说罢他一拍许子枫的脊梁骨,让他挺直腰身,然后抓着许子枫的小手贴在短裤上,“站好不许动,动一下打一次屁股。”

    许子枫还以为许泽是和他闹着玩呢,故意伸手抠了抠鼻孔,冲他傻笑了一下。

    一旁的白以晴已经忍不住笑出来了,她拉着薄被捂着嘴巴,才没有让笑声从嘴巴里荡出来。

    许泽强忍住笑,拉着许子枫抠过鼻孔的手在他的小背心上擦了擦,然后按到他,朝着他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看你敢不敢了!”

    这巴掌不重不轻,许子枫不知道该不该哭,要不哭的话就显得他太好欺负了,可是要哭的话,他没有感觉到痛,爸爸肯定也知道没有用什么力,他一哭,必然是没有人哄,肯定会冷场,他还在琢磨,已经被许泽再一次给拎起来。

    “站好!”许泽怒喝一声。

    许子枫站是站好了,可是手指又顽皮地在鼻口里转了个圈。

    白以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从薄被里出来,“你们继续,我先走。”

    “别啊,教育孩子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责任!”许泽一本正经地盯着白以晴。

    “我好饿……”白以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以前都是八点钟就吃了早饭了,现在都九点了。

    许泽瞬间闭上了嘴巴,白以晴这么一说,他只能放行,“好吧,你去吧,我来!”

    “好,麻烦你了!”她拍了拍许泽的肩头,把这教育的大事交给他,她就能偷个闲空了。

    白以晴出来门,许泽操起大掌,冲着许子枫挑了挑眉毛,“嘿嘿……现在没有人管你了,我打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的!”

    哪知道许子枫“哇”地一声给哭出来了,真不知道他是在补充前面那个哭,还是害怕许泽趁着白以晴不在会真的狠下心打他,只是哭的很凄惨,泪珠在在脸上往下滚,就像是两行红墨水,染红了她的脸蛋。

    “喂,我还没动你呢!”这小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实行家暴呢!

    “爸爸,不要打我!”他一边哭一边揉着眼睛,“爸爸……”

    “好好,不打你,你站好,我就不打你!”他还能如何?孩子都哭成这样子了,他只好放过他的小屁股了。

    许子枫一听到许泽的话,收起泪水,“嗖”地一下站起来,笔直地站在许泽的面前。

    “下面我说三句话,每句话你都要跟着我说一遍,知道了没有?”许泽的脸紧紧地绷着。

    “嗯嗯。”许子枫赶紧点头。

    “第一,你不许和别的小孩打架!”他最害怕许子枫和许润一样不让人省心。

    许子枫照样学样:“第一,你不许和……”

    许泽赶紧打断许子枫的话,“打住!是你,不是我!”

    “打住!是你,不是我!”许子枫依旧跟着许泽的话说道,就连语调都一模一样。

    许泽脸都气绿了,手攫住许子枫的肩头,“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我说的你,你要说我!”

    “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啊?我说的你,你要说我!”许子枫快速地复制了一遍许泽的话,然后像泥鳅一样从他手里滑出来,“爸爸,你让我说的三句话已经说完了,我要走了!”他说罢拉开门就出去了。

    独留下许泽一个人在床上发呆,他是老婆也管不了,儿子也管不了!

    “许子枫,你给我回来,我非要把你的屁股打开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