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武战帝

第3章 青岩四秀

“哥,你的手到底怎么伤的,是不是他们?”还未吃完早饭,小丫头就压抑不住心中疑惑说道,只是口气中带着一丝寒意。

    至于她所说的“他们”,其实就是一群以杨瑞为首的杨家纨绔子弟,杨瑞是当今杨家堡堡主杨青峰的儿子,仗着家族资源优越,年仅十六岁修为便已到练气八层中期,被誉为是继杨元之后天赋最好的杨氏子弟,更是杨家堡重点培养对象,在整个青岩镇也是颇有名气,也是“青岩四秀”之一。

    虽说这杨瑞天赋令人赞叹,但是人品却不敢恭维,平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据说有一次游玩看上一美貌女子,便要她做小妾,那女子抵死不从,最后竟被那帮家伙**致死,那女子父母告到青岩镇县衙,但县衙也碍于杨家堡的实力,此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由此可见此人心性之歹毒。

    杨昊从小沉默寡言,又不屑阿谀奉承,因此每次碰见杨瑞,杨瑞便会拿他母亲讥讽,母亲是杨昊的逆鳞,杨昊自是气不过冲上去理论,结果可想而知连练气一层都不到的他怎么可能是练气八层杨瑞的对手,他甚至都摸不着杨瑞的衣角就被打趴下了,看着杨昊狠狠但又无可奈何的眼神,杨瑞更是开心不已并以此为乐,杨瑞虽心性歹毒但也不是鲁莽之辈,知道如果杀了杨昊会有麻烦,毕竟他还有个死鬼药师爷爷,因此每次只是凌辱一番便罢。

    听了小雅的问话,爷爷也是眉头微皱,眼里的寒光一闪而过。

    “爷爷,小雅这次不是这样的,请爷爷先为我把脉,一切便知。”说着杨昊把手递给爷爷,眼神灼灼的看着杨云天。

    爷爷疑惑的看着杨昊,可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还是搭在了杨昊的脉搏上。

    忽然爷爷紧皱的眉头舒散,一脸激动的望着杨昊说道:“嗯?昊儿你的病...”此刻爷爷脸上的皱纹仿佛都在那一刻舒展开来,平素有些苍白的脸上都多了一丝血色。

    看着杨昊重重的点了点头,杨云天忍不住大笑道“好,真是老天开眼啊,我杨云天今生死而无憾了!”

    “好,好,好,当浮一大白!!!”,说罢便取出酒壶倒了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哥哥,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快说啊,你快说啊...”看着小丫头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杨昊也满脸兴奋的对着小雅说:“哥哥的病好了,现在哥哥可以练气了,而且哥哥现在可是练气五层的武修呢。”

    “奥,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咯咯...”短暂的惊讶过后,小雅高兴地又蹦又跳大声欢呼着,笑着笑着眼泪夺眶而出。

    良久,杨云天仔细询问了杨昊身体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杨昊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就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最后杨云天只能猜测有可能是随着九阳绝脉的化解,把之前多年压抑囤积的真气又被释放了出来,

    “昊儿,今后你有什么打算。”从杨昊的表现,杨云天已经判断出杨昊心里恐怕已经有了打算。

    “我要参加宗族大比,我要进入青云门,我要让那些羞辱我母亲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杨昊看着爷爷异常坚定的回答道,此时的杨昊可不是以前任人欺凌的小绵羊,他有着狼的血性,终于开始露出嗜血的獠牙,其实还有一句他没说出来就是,如果他进了青云门,爷爷和小雅就会被家族重视,那生活就不会这么苦了。

    “有几成把握!”杨云天脸色稍微有点凝重问道,青云宗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啊。

    “五成!”杨昊略微思忖了一下回答道。

    “如果加上汤药和药浴,应该会让你突破的更快一些,说不定能让你从五层巅峰提升到七层,这样的话应该就有七八分的把握了。”杨云天自言自语道。

    “昊儿,如果你决定参加这次大比,你一定要能忍,前几局避免碰到那几小妖孽,万一碰上就果断认输,这不丢人,尤其注意杨瑞,此人虽小小年纪但心性颇为歹毒,我怕他斩草除根不给你崛起的机会,常言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知道你天赋不弱任何人,但他们毕竟比你早修习好几年,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要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才行啊。”杨云天语重心长的对杨昊说道。

    “爷爷,孙儿明白!”杨昊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那事不宜迟,我这就给你准备药材,有几味主药需要到山上采集,我这就动身。”说完李云天便背起药篓朝外走去。

    “爷爷,爷爷等等小雅,小雅和你一起去采药。”说着小雅如小鹿般飞奔到杨云天身边。

    “好,哈哈...”杨云天刮了刮小雅的鼻子爽快的答应。

    “爷爷讨厌,不许刮小雅的鼻子,小雅已经是大人不是小孩子了,嗯..以前都是爷爷和哥哥保护小雅,现在小雅长大了,以后我来保护爷爷和哥哥吧,咯咯咯...”

    “好,小雅是大人了!”

    “这小丫头...”走出好远,小雅和爷爷的声音依然回荡在杨昊的耳边。

    其实杨昊知道,小雅的天赋非常妖孽,青岩镇那四秀在小雅面前一点炫耀的资本都没有,因为小雅六岁修习内气,现在刚好一年就已经是练气三层,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十二岁小雅就能达到武者镜,这等天赋不说青岩镇,恐怕整个青阮郡乃至整个东州都找不出几个吧。

    但这个秘密一直被爷爷叮嘱严禁泄露,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不想让小雅过早的暴露其傲人的天赋,以免引来无妄之灾。有些时候太过妖孽的人是很难成长的,因为会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对涉世不深的小雅来说并不是好事。

    就这样,白天杨昊在后山修习太极拳和六阳掌,晚上在杨云天特质的药桶中泡药浴,锻练了整整一天全身酸痛的肌肉犹如吸血虫般贪婪的吸收着药桶里的养分,最后这些养分小部分化成一缕缕精气融入到全身经脉当中,经过二十多个这样的日夜,如今杨昊已经稳步停留在练气六层巅峰,距离第七层也只有一步之遥,然而药浴的作用却也没以前那么明显了。

    “还有四五天就宗族大比了,这几天已经有突破的迹象了,看来我得抓紧了...”杨昊心里想着,然后又慢慢闭上眼睛默默地修习着。

    夜静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