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域独尊

第2章 第三条道

凌枫的父亲在凌家排行第五,虽然辈分不高,却是族中天赋第一人,并一度成为凌家掌权人的炙热人选。

    可就在父亲最风华正茂的时候,却爱上了一个特殊女子,一个青倌女子。

    此消息一出,立刻惹得满城风雨,再之死对头严家的肆意发酵,使得凌家颜面尽扫。无奈之下,凌家长老内院只好将此女子囚禁起来,并下发勒令,让父亲砍断情愫,否则让这个青倌女子身首异处。

    当夜,父亲手持铁尺,发了疯似地闯入家族内院,可一己之力又怎敌千拳?仅支撑一会,他便砰然倒地,不省人事。

    等父亲醒来时,已是半月之后,奇怪的是,醒来之后,父亲对那个女子之事只字不提,只是不停地喝酒,也不再修炼,整天捧着个破酒瓶,醉晕晕,几乎没有片刻是清醒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无论何人劝也无济于事。

    如此日复一日,终于一天,族长大发雷霆,拍案怒叱,

    “就为了个小小女子,终日不问武道,你简直无药可救!”

    可当时蓬头垢面的父亲突然双目发亮,大吼三声,

    “武道!武道!武道!”

    “连我一个最心爱的女人都守护不了,这武道,到底有什么用……”

    晴天霹雳,欲问苍天!整个议事殿阒寂无声,无人能答。

    不知是真被父亲的话语所感触,还是惋惜一个修武天才,第二日,父亲等来渴望已久的好消息。

    “这个青倌女子,你可娶!但有个条件,杀掉一头天阶兽灵服众,当上凌家族长!”

    此后,父亲如入魔怔,不分昼夜地修炼,终于在一个夜晚,父亲只身一人,走入了天灵莽林。

    父亲不知道的是,也是这个夜晚,一声婴儿哭,那个青倌女子怀着他的孩子呱呱坠地,而这个孩子,正是凌枫。

    可父亲,却再也没从天灵莽林走出来。

    或许是老天爷可怜这对母子,凌家并没有下狠心赶出家门,只是将他们搁在某个角落,充耳不闻。

    在凌家,实力代表一切,没人愿意与一个不名不正的青倌女子结交,同时包括她的儿子。可以说,这些年,凌枫和他娘亲受尽排挤,遭人嫌弃,甚至一些下人也敢对他们拳打脚踢。

    懂事后,凌枫就知道,只有他能成为一名武师,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让娘亲过上好日子。于是他起早贪黑,拼了命地修炼家族派发的聚灵功法,终于在十三岁那年,他成功凝聚出体内第一缕灵气。也是这一缕灵气,让整个家族对他刮目相看。

    在入宗那日,他发下血誓,一定要成为一名最强大的武师,把自己,娘亲,还有父亲的尊严重新捡回来。

    进宗之后,他更之刻苦修炼,仅在第二个月,便初见成效,他的修为达到灵武二重顶峰,遥遥领先同一时期进宗的同门弟子。

    然而好景不长,一个意外,让他所有努力化为泡影。

    他清楚记得,那夜天际明亮如白昼,整个大地轰隆晃动,所有人以为末日将至,恐惧发怵。

    可当时的凌枫却像撞了邪一样,脑海里一直有个东西在召唤,诱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