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BOSS,求远离

第一杀

“到了,下来看看。”

    到达后山,璃摩立即将扛在肩上的人一个用力,放置到了平地之上。

    踏入地面,蜀晓雾晃晃悠悠地前脚绊后脚,跌宕了几下,才立稳脚跟。她只觉得璃摩的声音就和蚊香一样,一圈一圈地盘旋再自己的耳朵外边,听着不真切。

    而且,她胃里也难受地不行,但是站住身后,却又觉得想吐却吐不出来,真是难受极了。她此刻心里已经把璃摩骂上了,居然这么不会怜香惜玉,他肯定得不到女妖喜欢。

    “真没出息。”璃摩冷嗤一声,望着蜀晓雾一副快要虚脱了的模样,一脸鄙视。

    蜀晓雾:ˋ_ˊ*(愤怒!)

    再次在心里痛骂了几遍这只臭白豹妖,她才缓平了心中的滚滚波涛,慢慢将微弯的脊背竖直了,环顾四周,根本不想理会那个暴躁的少年。

    眼神刚一投出,她就被入目的景观吸引了全部视线。

    真的是有山、有水、有花、有草,除了以上的外景,还有居住的木屋,以及木屋外由木栅栏环绕出的院落。

    只见前方有一排木制的房屋,房间共有五六间,从屋子的外围上看、构造虽称不上奢华繁复,即使只有并不高的一层建筑,但也充裕着浓浓的古代香舍气息。木屋外,围出的一片空地,外围的院落设立了一个门。门外,有一条蜿蜿蜒蜒的石子路小径,小径直通向不远处的一座黛色高山,山脚一侧有一条流动的小河,而整条小径的周围环绕着各色花草树木,乍一眼看过去,满是生机。

    此时的蜀晓雾,就站在院落之中,正对着门口,刚好可以完全打量出前后的全部景色。

    看完这些,她有些呆。

    “以后我就住这了?”她半张着嘴,眼睛还未从远处的青山收回,嘴里就惊叹地询问出口。

    “那你还想住哪?”璃摩恶声恶语地道。

    在他看来,蜀晓雾就是一个巨大的麻烦。偏偏尊上还对她这么特殊,居然还使用了琉璃珠专门凝聚了灵气、给她创造出这里,实在是让他觉得不值。

    另外,最让他无法忍受——她居然这么墨迹,让他等了那么久就算了,一想到尊上还让他教她术法,她要是还这么墨迹,他能不能直接杀了她?

    蜀晓雾还不知道璃摩心中刚刚绕过了想要扼杀自己这棵“幼苗”的冲动,听他虽然是拐着弯询问,但却已经给了她答案的回答,她的脸色立马一亮,本就粉嫩的脸蛋更加红润,并且口也不停,嘻哈出声:“嘻嘻,不想住哪,这里挺好~”

    “哼。”璃摩冷哼一声,白皙的面庞因为心中的不忿染上了一层浅淡的红晕,更印得他的脸庞光彩照人。

    他冷哼完毕,就朝着房屋前的门廊走去,准备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尊上吩咐,他以后要和她住在一个院子里,并且教授她能够学的法术。

    不过,尊上也未曾点名说今天就开始教她,所以,璃摩决定先晾晾她,也好平息平息自己的心绪。

    万一自己被她惹毛了,真的痛下杀手了,他也不好给尊上交待。

    蜀晓雾看着璃摩居然一声不吭地就开走,立马赶在他的脚步后面跟着他小跑起来。幸好现在她的腿脚稍稍给力了一点,虽然跑起来的步子还不太稳,但是跌跌撞撞地却也能勉强跟上他走路的步伐了。

    “哎,璃摩,你和我住一起吗?”看他很有目的地朝着房间的一个方向走,她立马猜测。

    璃摩忍住脑门青筋爆出的冲动,停住步子,转过身,皱着白净的前额,一脸凶狠地看着她,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我怎么可能和你住一起!我住西边最里的一间房,其余的房间你住哪,随你,只是不要来干涉我!”

    “嘻嘻,璃摩你不要这么暴躁,眉头皱多了,人都会很显老的。”发现居然被他误解了,蜀晓雾立马朝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话语中也极尽真诚。

    她发现了,璃摩目前肯定还处于青春暴躁期。各项认知还未达标使得他理解能力差就算了,居然还超级容易生气,超级喜欢发火暴动。要是逮到她原来的世界,这种小屁孩,肯定是要被父母屁股都打烂!

    可惜,现在不是现代那种和谐有规章的年代所以,她期待地屁股被打烂也不可能~

    而她的话成功惹得璃摩的眉头皱得更紧,原本还不显的褶皱反而显得深了几分。

    璃摩真的特别特别想要杀了她!

    居然说他老?想他可是多少人赞誉的老少通吃的美少年,虽赶不上尊上的风华绝代,但是也是正正经经的魔中翘楚,她居然还嘲笑他?!

    蜀晓雾无法解读到璃摩的杀念,她只觉得面前的少年已经完全炸毛了。一双眼睛正狠狠地盯着她,整个人就跟见到狗的猫咪一般,浑身毛发根根立起,甚至于下一刻就可能伸出爪子,猛挠对方一下。

    两人间的气氛微妙起来,甚至她还觉得他有一种剑拔弩张,势在破竹的奇妙冲劲。

    意识到这一点,蜀晓雾不自然地伸出指头蹭了蹭鼻尖,干咳了两声,讪笑道:“呵呵,那个,俞疏有交待你让我干什么吗?”她可不觉得自己应该做一个好吃懒做的米虫,当然,如果真给她这么一个机会,她也是十分愿意哒。

    她的话音一落,璃摩的脸色立即一变,真正的杀气立马从他身上蔓出,“放肆,你怎能直呼尊上的姓名!”

    直呼尊上姓名者,当立斩!

    在他身上威压出现的一瞬间,蜀晓雾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出不来气了,整个人都被他的气势压低地躬下身体。她只能用手掌紧紧地压着胸口,妄图再多吸入几丝空气。然而周遭的所有气体都好似被挤压榨干了一般,稀薄地让她根本无法吸入一丁点。

    急促的喘息声中夹杂着难掩的“嗬嗬”声,在淡漠的空气之中回响,她只觉得此刻喉咙干涩地发疼,像是有一只粗大的手正掐在喉咙处一样,疼痛地让她半个清晰的字眼都吐不出来,甚至于她想要解释说明也出不了口。她的脑子一阵阵发黑,只觉得天地都开始旋转了。

    悲愤的蜀晓雾已经想到了自己的结果:窒息而死。

    才刚刚化形一天啊,居然等待她的就是这样的后果。

    呜呜~如果上天再给她一个机会,她一定收回刚才的话。都说不作是不会死的,她就早该思度好再开口的,轻松大意了果然会不得好死。

    将将要堕入无边黑暗的深渊时,她只觉得喉间一松,大片清新空气一瞬间涌来。

    骤然吸入大口气体,让她冷不丁地呛着了,大力地咳嗽起来,咳嗽地猛了,眼睛鼻子也跟着起反应,眼泪鼻涕横流,好不可怜。

    但即使如此,她嘴角还是幸福地勾了起来。她在心里已经将空气美美地赞赏了一番:能够呼吸新鲜空气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看来,保护环境、制止污染果然是一个真理。

    稍稍缓过神,粗粗地擦去脸上的狼狈后,余光中就瞥到了一片艳丽的红。不用多想,她就已经知道是自己的金大腿拯救了她。

    璃摩紧皱着眉任尊上随手将他施加在蜀晓雾身上的压力拂开,正想要告知尊上刚才蜀晓雾的大逆不道行为,就见尊上无意地朝着他扫来一眼。

    眸色依旧懒懒的,瞳孔中一如往日地微醺迷醉,但是其中的制止以及不容反驳分明。

    璃摩只好捏紧拳,站立在原地。

    紧接着,看到蜀晓雾的动作,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咳咳,俞疏,刚刚璃摩要杀我!”蜀晓雾依旧在缓着气,干咳着。同时手脚也不老实,立马凑到俞疏身边,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今天的第二次抱住了俞疏的腿,紧紧地用自己的粗胖胳膊环住他挺拔修长的大腿。

    抱住了,就有靠山啦!

    悲怆地朝傻站着的璃摩投去愤恨一眼,揭露完他的罪行后,她又仰起头看着俞疏,一脸可怜巴巴,引人怜惜。

    俞疏低头,眼帘轻掀,望着她涨红未消的脸颊,以及翘首一脸让他惩戒坏人、等他发个言马上就能张牙舞爪起来的样子,突然觉得还有些有趣。

    璃摩看着眼前的情景,冷不丁朝后退了两步,傻眼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应该去吃点药?居然看到尊上任一个黄毛丫头拽着衣服,抱着大腿,还让她直呼自己的名字?

    不不,这一定不是真的。

    感觉到璃摩身上气息的大幅度变动,俞疏敛眸,抬眼朝着他看去,“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教她,另外,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他的话音一直呈现平和的幅度,没有责备亦没有迎合,但璃摩跟随他已久,自然能明白尊上的意思。

    尊上这是明摆的维护她,那么,她的地位肯定是特殊的。所以……他想杀她的心思,只能忍下了。

    “是,璃摩谨记尊上教诲。”璃摩将心中陡升的诧异已经之前的不满全部压下,低首应承着。

    说完,他便转身退开。

    呆呆地看着璃摩消失不见了,蜀晓雾才好似突然抓住了之前两人对话的关键。

    “教我?教我什么?”她惊疑地开口。

    听俞疏的意思,好像让璃摩教导她点什么,不过,会是什么呢?

    !难不成,她住在这里还要学习礼仪?

    记得很早很早以前,曾经她还是真正的人,她可是记得有一种名为宫斗文的跑火文章类型。其中,剧情中几乎都有某一个情节——那些官宦的小姐们进入皇宫之时,要学习礼仪的。

    莫非,她要住在这个升级版的木屋之中,还要学礼仪?

    一这么想,她刚刚擦去的泪水又要涌出来了。脑中突然跳出了“容嬷嬷”的画像,即使她不是教导礼仪者,但是回想到璃摩差点用气势将自己压制地窒息而死,她就觉得璃摩就是活生生的“璃嬷嬷”在世!怎么办,怎么办,她好想逃哇。

    还没等俞疏回答她的问题,他只见她抱住他腿间手越环越紧,甚至整个身体都紧紧地往他的腿上贴,她人本来就不高,现在整个人贴着,刚好头抵在他的下腹处。

    俞疏本不喜与人过于亲近,让她靠近自己也只是一时而起,但是现在对于她的接触,还是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轻咳一下,俞疏轻轻挥动手腕,原本还贴着他大腿的小人立马与他分开,站立在离开两步遥的距离。

    蜀晓雾发现了两人之间产生了距离感,眼中急出的泪水更多地盈满了眼眶。想要再次抱住金大腿,给自己安全感。可惜,两人之间就好像有了一层隔膜一样,她根本到达不了他的身边。

    “站好。”俞疏凉凉地瞥她一眼。

    蜀晓雾瘪着嘴:不想站好,怎么办。

    完全猜测不到她在想什么的俞疏,突然也有些犯难,失去了原本还想逗弄她的心思。

    “明天让璃摩教你法术,你在这里待着,什么也不会,会死得很容易。”

    他自然不是说假,连璃摩散发的威压都能让她窒息没命,再别说这里有那么多实力极强的妖魔了,恐怕她要出门,被杀得渣都不剩了。虽然他并不觉得她修习法术就不会被他们轻易杀死,但毕竟是留在他身边,太弱了,总归看着碍眼。

    难不成,还让他时时要保护着她?

    俞疏自认他不会这么好心,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好心,留着她,不过只是有点意思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