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魔

第2章 造化

“站住,别跑。”风清中带着十来个奴仆追杀周宇,一边还不时从地上捡起石块向周宇砸去,甚至有人还将手中明晃晃的大刀向周宇丢去。

    周宇跑在前方心里直叫苦,刚刚从风里街的茶馆走出,没想到风清中紧跟在他的身后,袖子里藏着匕首,假装亲热地走过来跟周宇勾肩搭背,周宇知道风清中的意图,不由加快脚步往周府方向走去,只要他走到周家的管辖区,任他风清中再胆大也不敢在周家的地盘乱来,料想不到的是风清中先派几个奴仆将前往周家方向的路死死守住,让周宇无法渝越一步。

    周宇无奈只能往城外跑去,而风清中一直紧随在周宇的身后,俊俏的面容,阴冷入骨的笑,拿着匕首的手还不时在周宇身后比划,每比划一下,周宇的身后就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每下都痛入人心,虽不至命,长此以往下去,周宇迟早都会流血过多而死。

    风清中原本可以很快就追上周宇的,但他偏不那么快追上周宇,他要让周宇感到绝望,再一刀刀地在周宇身上划出伤痕,让他在痛苦中死去,至于风家下的命令,他早就给抛到脑后,出了洛荣城,发生了什么事,风府谁能知道,就算风府知道了那又能怎样,人已死,再凭借族内长老来压下此事,谁也不敢拿他怎样,在他眼里周宇已是一具死尸。

    “嘿嘿,小子,我说你艳福不浅嘛?风维灵那两个臭娘们都对你那么好,真不知你是上辈子吃了狗屎还是喝了人尿,运气这么好,哈哈哈……”风清中边追边调砍道。

    在风清中眼中一直都没有将风维灵姐妹放在眼中,他一直自视傲高,认为自己的天赋绝对不低于她们姐妹,只是修炼的时间比她们短,和没有足够的资源任他挥霍,如果他们在同一起跑线上,风清中认为自己可以将两人远远甩在身后。

    想到那姐妹俩的容貌、身姿,风清中心中不禁升起一股邪火,但很快被他压下,他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实力和她们抗庭分礼,只待得日后将他们两人掳掠成为跨下玩物,想到这里风清中眼中冷光一闪,脸上挂着一丝邪笑,开口大喝道:“谁能将他拿下,本少爷赏金百两,免去他的奴仆之身,升职成为风家商行内的理事者。”

    他追杀周宇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风维雅送给周宇的丹药,如果他得到那些丹药定能连连突破,加快修炼速度,那样他在风府中更有说话权。

    自从他被族内长老重视就开始享用族内资源,但分配到的资源也是有限的,周宇身上的丹药他一定要得到,为了得到丹药他开始盅惑奴仆追杀周宇。

    那十来个奴仆原本没什么心思去追周宇,对于他们来讲,风清中不过是个野种,连爹姓是谁都不知道的人根本没资格指使他们,不过碍过风家内的分配和如今风清中的实力在风家的地位,才心不甘情不愿当风清中的奴仆,现在听到风清中说赏金百两,而且还免去奴仆之身,成为风家商行的理事者,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奋起直追。

    周宇听到风清中的话,心中一冽,脚下跟抹了油一样,速度更快了,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快些,小命就得搭在这里,想想还有那美貌倾城,实力强横的维雅在等着他去迎娶,要是自己就这样挂在这里,那得多造孽。

    风清中看到周宇突然加快速度,冷冷一笑,从地上捡起一起石头,对着周宇的脚踝弹指射去,呼地一声打中周宇的脚踝,周宇身子一踉跄,揣在怀中的几瓶丹药掉在地上,周宇来不及捡起掉在地上的丹药,急忙起身就跑,他知道风清中怀着杀他的心,要是落到他手上,必死无疑。

    周宇边跑边在心里将风清中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但想想风清中的祖宗不就是风维雅她们的祖宗吗?便转开始问候风清中那个不知名的老爹,越骂越是痛快,不就是说他是野种吗?

    至于这样追杀他吗?风清中是野种是不争的事实,做人要坦然面对,不要一味逃避,周宇开始在心里教训起风清中来。

    其实风清中追杀周宇不单单是因为周宇说是他野种,更多的是因为风维雅姐妹,如果刚才在茶楼里风维灵帮周宇出头,让周宇被他打一顿,他心头气消了事就过了。

    但偏偏风维灵帮他出头,还给他丹药,这让风清中甚是恼火,还有就是风维雅让风维灵带给周宇的那句话,这才让风清中对周宇起了杀心。

    风清中捡起起上的丹药,打开瓶子闻了闻,浓郁的丹药味让他全身舒坦,眼中的杀意更重,他很清楚这丹药的价格,光闻一闻就有此佳效,价值肯定不菲,想到这是风维雅送的,心中杀意更重。

    “小子,怎么不跑了?还是乖乖给爷投降,不然等下要你好看。”一奴仆捏着拳头,两眼放光朝周宇走去。

    周宇没有再跑,而是停下看着前方,前方是悬崖,万丈深渊,呜呜风声从下面传来,从下来吹来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让周宇不禁打了个冷战,周宇回过头看向后面,已无退路,十来人已将退路堵死。

    风清中邪笑着向周宇走来,用鼓舞的语气开口说道:“跳啊,怎么不跳呢?我要是你我就跳下去,说不定还有条活路。”

    周宇看了看身前的悬崖又回过头看了看风清中,心里犹豫跳还是不跳,跳也许正如风清中所说的还有条活路,但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还有可能活下去吗?

    不跳,那落到风清中的手里肯定要受尽他的凌辱,以风清中对他的恨意,肯定不会让他轻轻松松死去,一定会想尽办法折磨他,周宇心里拿捏不定,想了想,周宇咬紧牙关,纵身朝身前悬崖一跃跳下去。

    风清中在周宇跳下悬崖后走近悬崖,伸头往悬崖看去,只见黑乎乎一片,风清中拿起一块石头往下丢,久久不见声响,这才松了口气,而后仰天哈哈大笑,眼里寒光一闪,身形一闪冲向奴仆,手中匕首连连划动,那些没有丝毫防备心的奴仆全部惨死于风清中手中,尸体被风清中一一丢下悬崖,跟周宇陪葬去了。

    周宇跳下悬崖,身体飞快往下坠,呼呼风声不绝于耳,偶尔撞到一两棵生长在山壁上的树,因为流血过多意识渐渐模糊,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宇咚地一声掉进一个水池里,奇异地是周宇刚掉进这个水池整个人并没有下沉,而是漂浮在水面上。

    这是一个只有数十丈大小的水池,水池表面雾气缭绕,池中偶尔闪现灵光,原本平静的池水因为周宇的到来变得沸腾起来,一个接一个的气泡从池子里冒起,池中的水也仿佛有灵性一样,拼命地往周宇的身体汇聚,一丝丝地涌进周宇体内,周宇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得到池水的滋润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愈,苍白如纸的面色也有一丝红润。

    如果周宇这时醒着,一定要大吃一惊,因为这池水正改造着周宇的体质,池水通过皮肤渗透进体内,一遍遍地洗刷着周宇的骨骼内脏,将其体内的杂质通过皮肤毛孔排出体外,在水池的表面浮着一层黑黑的东西,那些正是从周宇体内排出的,那些杂质仿佛受到池水的净化慢慢地消失不见。

    周宇的体质在不断地变强,经脉足足扩张数倍之大,骨骼更是如同铜铸的一样,呈现青铜色,现在有人看到周宇的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下巴惊掉一地,只见周宇的身体如通明的一样,可以直接看透他的身体,鲜红的血液在其体内奔腾不止,从心脏处输入身体各处,经脉足有常人的数倍之大,青铜色的骨骼,看起来着实吓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宇一直泡在池子里,任凭这神奇的池水一遍遍地洗刷着他的身体,这时从池中冒出奇异的银色生物,那是一条鱼身龙头的银色生物,那银色生物愣愣地看着周宇,清澈的眼睛里透着一丝喜悦,一个摆尾朝池底潜去,仅仅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那银色生物又浮出水面,嘴里嵌着一块温润玉珠,张口一吐,那玉珠朝周宇眉心射去,接触到周宇的眉心一闪即没,出现在周宇眉心识海处,散发出莹莹白光,温养着周宇的精气神。

    周宇在那玉珠进入到识海时嚯地一声睁开眼,他抬起双手用力地握了握,闭目凝神内视,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同,哗地一声从池中站起来,惊奇地观看着自己的身体,如同在看一件珍宝一样,原本透明晶莹的身体在周宇脱离池水时慢慢隐去,变得跟平常的身体没什么分别,只是肤色显古铜色,看起来颇具阳刚之气。

    别人看不出区别,周宇自己清楚,他刚才闭目内视体内,发现自己的经脉变得足足宽大数倍之多,骨骼也如同铜铸般,内脏晶莹剔透,周宇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增长了不少,是之前的数倍,觉得自己有用不过的力气。

    周宇爬上岸,看了看雾气缭绕的水池,大喝一声,拳头紧握一拳向前轰去,只见拳头打在空气中,发出呼呼风声,几米开外的树叶沙沙作响,周宇见状心喜,脚下用力一蹬,眨眼间来到几米开外的大树旁,用力一拳朝树干打去,足有成人腰粗的大树应声倒下。

    周宇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的双手,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原本应该成为一具死尸的他,没死倒得获得这等造化,不由感慨万分,人生真是变化连连。

    虽说他现在的境界还是肉身三重没有变化,但刚才一拳就能将足有成人腰粗的大树拦腰打断,这等力量就算是肉身五重也无法达到,而且体质得到改造,就是灵力强者的体质也比不上他,这让他异常兴奋,开心地嚎嚎直叫。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周宇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说的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