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酒十二盅

第五十九章 以暴制暴

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好似六角花瓣,烟一样轻,玉一样润,云一样白,悄悄落到千里冰峰的雪山之上。

    雪山下热闹一片,凛冽寒风丝毫不能影响山下集市。人们裹着厚皮大袄纷闹游走,摊贩忙忙碌碌高声吆喝,一个个鼻尖冻得通红,卖货的被抢购一空,买货的也是兴致焕然。

    雪驼刚刚行入集市,立刻有人涌上来,为首一人浓眉大眼,笑声洪亮传来道:“烈大掌柜的,可让我们好等!”

    烈酒坐在雪驼上笑眯眯应和道:“遇到点事情,不过已经解决了。”边说边从雪驼上翻身下去,撑着燕旧的手掌一跃而下。

    立即有人上前来将雪驼纷纷牵到旁边,把货物井然有序卸下来清点。

    “不过赵洪,你也太心急了。”烈酒接过刚才浓眉大眼的人递过来的酒啜了一口,甜辣入喉,瞬间五脏六腑都烧了起来。

    “不急能行吗,就等着靠这批货发家致富。”赵洪赶忙邀请烈酒进了集市,带到一座酒楼前只见两棵东海楠木为柱的门塬上,两排苍劲的大字龙飞凤舞的书在其上,上联曰:“孤灯皓月,煮酒烹茶,碧血对丹心,论天下大势”,下联为:“立马长枪,只手翻云,剑走由偏锋,品世间英雄”,横批为:“齐英聚贤”

    赵洪接着道:“这是我的产业,本来空无一人。现在旅客云集,听了您的建议,开设您所说的包团滑雪场。虽说偶尔有无法控制的意外出现,不过也在您的提议下全都妥善解决。”

    烈酒和燕旧对视一眼,心下不禁好笑,谁能想到那样一个名动天下的人物竟会是眼前的这般样子,看着他眼下的这幅模样,实在很难想象他当初是怎样迫切到去街头卖艺筹钱。不由得微微摇头,觉得人真是不可貌相。

    “此次货物你需要妥善运入沐泽国,不能有任何差池。”烈酒面色忽的严肃起来道。

    “那是自然。”赵洪进酒楼内带着坐下,立即有数名美人摇曳腰肢,香风阵阵端上饭菜来招待众人。

    众人平生不知见过多少名胜古迹,可是此刻在这酒楼灵台琼府中还是看的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只见奇花异草随处可见,假山流水处处皆景,亭台歌榭阁楼回廊无处不透着古风和大气,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建筑全没有毁坏原本的生态环境。树木花草随意生长,鸟兽自由穿行其中,让人置身其中仿佛是行走在茂密的原始丛林中一般,充满了宁静祥和的自然之气。

    一间酒楼硬生生让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多日来奔波只见大雪的人们纷纷目瞪口呆,执筷连饭菜都忘记送入口中。

    烈酒抬眼向丛林高处看去,只见有男子一身紫金华服,衣带微敞,一头墨色长发用玉带斜斜束住,浑身上下都透出一种慵懒和不羁的味道。仿佛是感觉到有人的注视一般,他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穿透层层人群,定定的注视在烈酒的身上,嘴角牵起,微微含笑,遥遥举起酒杯,对着烈酒微微颔首,仰头饮尽。

    “他是何人?”烈酒挑眉扬起杯来回礼,也仰头喝了下去,回首看向赵洪问道。

    “他啊。”赵洪挠了挠后脑勺,似乎也不知如何开口,最终一狠心才道:“这是沐泽六皇子,特别喜欢在待我酒楼里。”

    此刻却听沐泽的商人正在就商业带动民生的问题高谈阔论,口若悬河,烈酒听了半晌,才算明白他的实质性论点,原来就是嫌乌炎国和沐泽国近些年来屡屡征战,关税严重,层层设卡,压制了沐泽的商业贸易。希望通过这次大会的调解,降低关税,促进各国之间的商业贸易。

    烈酒神情愉悦带笑,微微侧目摇头,只看人人不以为然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情并非这般好办,商贸之事不同于战争,无人可以出面调解,或是直接出手阻止。商业问题纯粹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只有受利益的驱动,没有在强权下低头的道理。再加上两国没有通行令的情况下几乎禁止贸易的情况下,如今烈酒所开的这一处商口就成了人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众人沉醉在对商业的争论中无法自拔,逐渐就开始说起来让乌炎国开放通商口的烈酒来,说她能耐非凡自私自利,不想着劝说皇帝将促进贸易,却只开三处,还都是自己产业。

    烈酒听得正是清晰,她正处于风暴的中心却仍旧是一幅好整以暇的样子,她这些年在高位上,冷言冷语听得多了,早就已经练出了超强的定力,充耳不闻。燕旧则是微笑着端起酒杯,浅浅的饮了一口,微微侧目,看了眼一脸君子之相毫不在意却是满肚子坏水的烈酒,无奈摇头。

    赵洪听着愤怒刚要站起,烈酒将他一把摁坐下的同时从木椅上起来道:“多谢各位这般关心在下,只是,五国过年来的规矩并非我一人可破,诸位若是如此有雄心壮志,在下愿意以一己之力,帮助诸位面见五国圣上。谁愿意为五国经济捐献出自己的力量,请站出来可好?”

    烈酒举杯洒然而笑,见坐在隔壁的的众人霎时间变了脸色,皆纷纷沉默不语,不由得冷然一笑。

    这时,梵天样貌的圣女姬媚儿嘴角微微冷笑一声,娇声说道:“公子好厉害的一张嘴啊,听说乌炎国的媚术也的确不简单,国中女子生性银荡,媚术无双,实在令人佩服啊!”

    烈酒这时面色一变,知道对方明白了她女子的身份,指桑骂槐,还无中生有扯出来媚术一说,不由得眉梢一挑,斜斜的打量起浑身银饰,身量较小,透着一股阴森娇媚的毒族少女。知道她定是梵天国擅长蛊术的人,她额头所佩戴的银饰猜测她身份地位不低,再加上毒族一向男尊女卑,此女子大言不惭,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是梵天国毒族圣女姬媚儿,想到此处,烈酒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酒盏,一边淡淡的说道:“狐灵一族媚术不光是俘虏男人,还别有其他妙用,姬仙子若是不信,大可一试。”

    “又有何妙处,无非勾引男人罢了!”姬媚儿猖狂大笑起来,周围一群男子也跟着哄笑出声道:“见识见识,又有何不可,本姑娘也可以送你几个男人!”

    六皇子在楼上突然清咳一声,说道:“此乃沐泽和乌炎的通商口,更是由赵洪坐镇的酒楼,大家若想要切磋,可以等待日后,通商口万年来不打架斗殴的规矩,还是不要破坏的好。”

    “治国之道,在于为心,但求心之所安,与民自由方便,以德化育之,以善念感之,以威严摄之,则天下大定,无为而治,有何难哉?诸位也莫在肆意议论政事,可知祸从口出之理?”六皇子气度非凡,温文尔雅道。

    这时姬媚儿一双眼睛在看到六皇子后却移不开视线,灼灼目光一直粘连在六皇子身上眨也不眨。

    燕旧面色铁青盯着姬媚儿,姬媚儿感觉到有人看她,回过头来看到燕旧,微微一怔,双眼更是含情脉脉。

    于是燕旧脸色更是一寒,指尖还未弹珠就被烈酒握住。

    只见烈酒扬起披风,旋转之间无数尖利小刺针飞射姬媚儿的同时,也有无数细微不可见的粉末飞撒,加上翻飞的披风绒毛,在姬媚儿不知不觉间已经吸入口鼻。她提攻抵挡时却忽的大喊一声:“有,有鬼啊!!!”

    跟在她周围的人还未出口关心,首当其冲就被姬媚儿放出的一把蜈蚣爬了满脸,纷纷惨嚎着四处扭动挣扎往下拍打。

    周围一圈人见了之后,提起来武器就向姬媚儿攻击而去。

    烈酒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是统一战线的人这么一会就反目成仇。看来姬媚儿蛊术也不高明,也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牢不可破,她暗暗留心,只见燕旧面色阴冷,目光陡寒,指尖黑珠子势不可挡飞弹射向姬媚儿,“轰隆”巨响过后,姬媚儿被炸的血肉模糊,趴在地上喘息声如破烂的风箱。

    赵洪怎么也没想到这堆人竟敢公然在通商口自己酒楼宴上向互相挑战,可是历来上野大陆之上崇尚武力,各人无不以武者为尊。这样的挑战,即便是五洲皇帝亲临也没有办法阻止。他的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的确,他以富甲一方并且身任高位的身份亲临今晚的夜宴,还宴请利益关系最重的烈酒来此,却状况频频。到现在都进入不了正题不说,还有人要在他的席上动武,不仅欺负烈酒,还相互打起来,这怎能不让他气愤。只见他冷冷的说道:“来人啊,都给我扔出去。以后通商口,只要我赵洪在一天,这堆人就别想再给我进来一次!”

    这番话警告意味极浓,可是在殴打姬媚儿的人却轻笑一声,一把抽出了由属下递上的战刀,只见一道寒芒陡然亮起,在空中划过一丝冷厉的寒意。他慢悠悠的缓缓走上前来,神情傲慢的将刀锋斜斜的指向赵洪,讥笑道:“赵兄弟这个年纪,还拿的动战刀吗?”

    赵洪气的须发直立,双眉朝天,突然怒喝一声,手中竟然接住凭空扔出来的两只大大的青铜巨锤,暴怒厉喝一声,旋身就向挑衅的人冲了上来。挑衅成功的人嘴角牵起一丝阴冷的笑意,手上战刀蓦然上举,对着迎面而来的赵洪当头斩下,席间众人都是当世罕见的高手,可是仍旧觉得在这一刀之下,人人气息几乎为之堵塞,刀锋刮得面皮生疼。

    反观烈酒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悠闲的饮酒,还体贴的给燕旧夹了几片青菜,自顾自的吃着东西数着数。

    “三。”

    只见那挑衅之人突然长笑一声,迎面而上,手中长刀真气凝绕,护体黄土气息喷薄豪壮,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二。”

    赵洪浑身内气环绕,状似风虎,全没有了方才的温和憨厚之色,霸气惊人,内力陡然喷薄而出,众人一时间只感觉自己似乎身在惊涛骇浪之间一般,无尽的狂风湿气扑面而来。

    “一。”

    前来挑衅之人忽的咣当一声,长刀掉落在地。

    一众惊呼声中,烈酒冷厉的脸上显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咕噜花的味道,可是好的很。”烈酒看着刚刚还不可一世前来挑衅的人正跪坐在地上,不知道用手在从脸上往下扣着什么东西,扣的满脸血痕,只听到他喃喃自语边扣边道道:“蚂蚁,好多蚂蚁,哪来这么多蚂蚁。”

    烈酒抽出杀一的佩剑,先是蹲在了姬媚儿面前,笑容和蔼可亲道:“疼吗?”

    姬媚儿还陷在幻觉中无法自拔,猛的听到轻柔温和的话语,觉着自己的身体的确疼痛难忍,想要说出来却觉得喉咙好似被割破一般还在漏风,于是艰难的点点头。

    “嚓。”

    烈酒长剑从她一只眼睛穿过,又温柔拔出。

    瞬时间,一股鲜血喷薄而出。

    “我想让你知道,什么人你不该惹。”烈酒笑意温柔和蔼,手中长剑不停,插进她心脏的地方,道:“我也不折磨你了,送你一程。”

    姬媚儿临死前摸向怀中,想要发出最后一击,却被烈酒踩着手,狠狠将蛊虫碾碎在掌心里。

    在座的众人皆是各国的实权人物,也有不少富贾权贵,烈酒因为身为开通商口,在乌炎一国中虽不是权势滔天但也富可敌国,可是大陆上向来没有关于他性格上的推崇流言。眼下见他竟然这样残忍的将梵天国毒族一族的圣女如此手段杀害,不由得人人侧目沉思,倒没有一人去为他喝彩。不禁折服于烈酒手段心惊肉跳,再也无人敢于多言。

    烈酒沉声道:“各位远来皆朋友,若今日之事有丝毫泄露,下场如她一般。”说罢狠狠踩在姬媚儿肚子上,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