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灵记

第5章 惨烈的境况(1)

大意,绝对的大意。

    强盗们在常年的抢劫生涯中,经常碰到这种小村庄无力的对抗,这让他们早就变的无比的自大了。

    只是在以往碰到的个各式各样的反抗,没有一个村庄是提前准备好迎战的,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地方,所以大概有三十多匪人在突然暴起的偷袭中一命呜呼了。

    “妈的,这帮不知好歹的东西,给老子把这些老鼠都找出去,男的一个不留,全部宰了。”

    挡掉两只弓箭的强盗头子用他愤怒的声音怒吼着,强盗们很快镇定了下来,有些人已经找到了掩体,有些功夫不错的已经开始往放出暗箭的地方摸过去了。

    夜色中原本宁静祥和的马家村,被这帮匪徒搅乱了,马嘶声,惨叫声,厮杀声以及怒骂声不绝于耳,火的红,跟血色连在了一起,场面触目惊心,然而,所有在场的人对这一切都好像习惯了一样,他们拼尽全力想要夺取对方的生命,为了各自的想要的东西。

    马超的功夫,足以一对一的干掉他面前的几个强盗了,虽然他功夫了得,但在他成功击杀了几个强盗后,还是被人围了。

    一次面对五个在刀口上讨生活的人,对于马超来说还是非常吃力的,从他身上的伤口就能看出,他已经尽了全力,情况不容乐观。他知道,如果自己这些人都被干掉的话,马家村只有被毁这一条路了,这是他想到不敢想的事情。

    坐在马怜儿房间里的雷云轩,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外面嘈杂的厮杀声一样,他手肘架在腿上,又用手托着自己的脑袋,歪着头,一动不动的盯着马怜儿看着,恨不得让时间就在这个时刻停止了。

    马怜儿则是坐立不安的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她从火光判断,猜测自己家前面已经起火了,火光已经让整个马家村入口处亮了起来,外面传来的惨叫声让她更加的慌神了,马怜儿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已经拿出了短刀,紧紧的握在了手上,一脸的惊恐。

    “哐”的一声,后院的门被人直接踹开了,进来了两个手持火把的男人,他们脸上还带着血点子,看样子是在寻找着什么一样。

    马怜儿听到门响的瞬间,立马从身后拿出了自己的弓箭,躲在房间的一角搭弓瞄准了门的方向,然后使劲跟仍安稳坐在椅子上的雷云轩打着眼色,示意他藏到自己身后,而雷云轩整个人表现出了一副绝对白痴的痴呆样,呆呆坐在那里毫无反应。

    “嗖!”的一声,马怜儿成功的射中了其中一个强盗,只是她这一箭射到了对方的肩膀上,并没有要了对方的命。

    “小心。”两个男人躲闪到安全的地方之后,直接把火把扔了进来,马怜儿想都没想,冲过去捡起了仍在房间中的火把往外扔去。

    就在这瞬间,其中一个强盗已经闪身进了房间门口,他往房间中扫了一眼,确定只有两个年轻人以后,嘿嘿的乐出了声来,一副捡到宝的表情跟后面说道:“老二,这里有个小妞,绝对是你喜欢的类型。”

    因为中了一箭而表现出痛苦的老二,在看到马怜儿的第一眼,脸上的痛苦神色瞬间消失了,他盯着马怜儿,轻蔑的问道:“小妞,射大爷我的就是你啊?”

    “愣子,你先把那小子解决了,嘿嘿,看来咱们这次真是没有白来啊,没想到这种小乡村里居然还有这种级别的美女呢,哈哈,咱们运气太好了。”老二说着话,伸手把自己肩头的箭生生的拔了出来,带出一片血花。

    愣子也在嘿嘿的乐着,看到马怜儿的那一刻他们觉得自己老大的决定十分英明,虽然损失了不少兄弟,但是对他们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靠!赶紧给老子止血啊,你他妈傻了吧?”老二拔出箭之后,看着愣子那呆住的样子,直接骂了起来。

    两人的对话,好像被雷云轩完全屏蔽了一样,他依旧盯着马怜儿,看她脸上各种生动的表情,觉得自己的心简直就要化掉了一般。

    “雷云轩。”马怜儿眼睛一直盯着老二跟愣子两人,嘴上却大叫了一声好像已经死在凳子上的雷云轩。

    “到!”雷云轩一个机灵,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并摆出一副立正站好的姿势看着马怜儿。

    马怜儿根本没时间更多的理会雷云轩,她看到愣子放下武器拿起包扎伤口用的布条,给老二勒紧伤口的那一瞬间,整个人握着她不长的短刀杀了上去,她那前冲的狠劲儿,好像胜败在此一举一样。

    不幸的是,老二一直在注意着她,直到她逼近两人,老二一个侧身让开短刀的攻击,伸出并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一把抓住了马怜儿握着短刀的手腕,脸上泛起了阴森的笑容,说道:“小妞儿,你以后就是老子的人了,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马怜儿哪里会老老实实的待着,她手腕一抖,短刀直接换到了另外一只手上,朝着老二的脖子抹了过去。

    “妈的,给脸不要脸啊。”老二往后一闪腰,避开了致命一击,愤怒的骂了一声,往前一探,伸手一把摸到了马怜儿的脖子处,手还没有来得及用力掐住她,只见一个人影从自己一侧飘了过去,随即他感觉自己腰间传出了骨裂的声音,整个人在瞬间飞了出去。

    飞在空中的老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在他甚至还没有感觉到疼痛的时候,那个一脸愤怒到极致的鬼影,再次飘到了他的面前,当他看清对方就是那个痴呆少年的时候,脑子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因为那个看起来痴呆的家伙双手已经握住了他的左手,正在使劲碾压中。

    惨叫声还没有来得及发出,好像叫声刚刚才到了嗓子眼,老二已经迫不及待的昏死了过去。

    愣子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扭头看着飞出去的老二,还有跟出去的鬼影,感觉自己胸口一凉,等他回过头来观察情况时,那把原本握着马怜儿手上的短刀,已经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胸口了,只有刀柄留在外面。

    对于愣子来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直到死,他都不没能弄清楚那个突然出现的鬼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