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天途

第1章 湖面激战

初春,天气依然寒冷。

    地上还覆盖着积雪,可是冰渣间已经露出了不少嫩黄的草芽。碧玉湖上覆盖着厚厚的冰层,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融化,因为底下湖水的缘故,使得表面变成了灰色。

    湖心的小岛上面,站立着一老一少。

    少年人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身着一身白色衣服,身带一把佩剑,长得很俊朗,嘴唇边已经长出了短短的胡须。但是此时,他那双大大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中年人,显得有点紧张又有点愤怒,双拳已经握的紧紧地。

    中年人的身材颇为高大,较之少年人要整整高出一头。他的皮肤很白皙,可能是个养尊处优的人,脸上的神色却很严肃,给人以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忽然,中年人身上的罡元运转,气势随之被释放,压向了对面的少年人。

    少年人眉头顿时紧皱,也只好释放出了气势与之抗衡,但是显然不及中年人强大。

    两股气势在两人中间相碰,形成了一股大风,将地上的积雪全部扫得到处乱飞,如天忽然又下起了一场大雪似地。可是其实现在正是一片艳阳高照的时候,天气好的很。

    中年人紧盯着少年人的双眼,说道:“你还不出手是吗?我来!”

    中年人手里一转,一把短剑从衣袖里面滑入了他的手里,运转体内罡元,挥剑就向着少年人那边攻了过去。

    他的剑急速挥舞,一时间数道剑罡飞射而出,全部斩向了少年人身上,好像在金铁表面上刮过一样,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少年人的脸色有些变了,对方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

    少年人心里一横,现在也唯有拼死一战了!

    手上紧握的拳头松开,右手举了起来,手上运转罡元,一面感应着周围浓厚的水属性的五行之气。他的主命格乃是五行属水,是个水属性的武修者。这里是湖心的小岛,空气之中水汽极其丰富,对他发动水属性的法诀迎战,是极其有利的。

    少年人在心里暗骂了对方一声老家伙之后,手上准备的一个水属性的法诀“水幕天华”,已然成形了。他的身前,特别是右手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水滴,在阳光下发出了绚烂的色彩。

    少年人口中大喝一声,“水幕天华”终于被发动。那些水滴全部爆射而出,急速射向冲击而来的剑罡。

    没有激烈的对撞,没有恐怖的爆响,更没有爆发出骇人的声势。

    当它们碰到剑罡的时候,两者忽然同时消散在空中,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所有的剑罡就这样消散于无形之中了。

    见到出招被破,中年人双目之中精光闪现,冷冷地说道:“看来你还有点实力!”

    少年人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不要忘记,这里可是碧玉湖的中心,对我的水属性有利!”

    中年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不以为意的神色,说道:“在这里,你的主命格属性当然更加有利。但是我的实力比你高,而且我的次命格之一也属水,只是我不愿意动用罢了。我使用风属性也就足够击败你了,虽然它是任何属性的武修者都可以动用的属性。”

    中年人说完,身形一闪,果然是动用了风属性,身形移动和出手的速度,立刻成倍增加!他手里的那把短剑剑尖上面的剑罡,一眨眼功夫便已经到了少年人的面前。

    中年人的出手实在是太快,简直是快得让人无法闪避。

    少年人眼见自己躲不过去此招,但是更加不想自己的身上被刺出个窟窿,所以他也不抵抗了,他要先跑了再说。

    少年人身上水属性罡元再度运转,身上竟然就出现了一团人形的波光。

    中年人的短剑上面的剑罡,毫不留情地刺在少年人的身上,然后刺透了少年人的身体,上面的剑罡向着后面激射而出。

    被人一剑刺穿身体,少年人这下子必死无疑了。

    忽然,哗的一声,少年人的身体忽然全部崩溃,化成了一滩清水,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还好中年人身上有罡元护身,身上才没有被溅到。但是短剑所指的方向,已经是空空如也,完全不见了那个少年人的影子。

    对方刚才显然是用水遁的法诀,逃之夭夭了。但是想要过关,可没有那么容易。

    中年人右手上面罡元随之增强,一直将之运行到了短剑之上,居然也开始催动法诀。

    只见他的短剑上面,瞬间被缠上了一条长满了尖刺和绿叶的粗长藤条,长度至少有一丈!

    这个中年人显然是个木属性命格的武修者。不过,他却食言而用出了自己的本命格属性了。

    中年人手上一甩,长藤呼啸着向着身后扫了过去。他居然不用看,就能够知道少年人已经水遁到了他的身后不远处。

    少年人想不到对方的连续攻击发动得如此之快,只好再度用处水遁来逃避。

    但是中年人手里长藤的追击一直在持续,少年人只好连续不断地发动水遁。战场上面随之而来的,是不断响起的哗啦啦的水声,地上也跟着不断出现一滩滩水渍!

    少年人的身形一退再退,在使出了十几个水遁之后,整个人已经被中年人逼出了小岛的范围。双方的战场,也跟着转移到了碧玉湖的冰面上面。可见,中年人的实力确实比少年人强大了很多。

    而且,虽然碧玉湖的湖面很广阔,但是随着中年人长藤的进攻越来越凌厉,少年人已经被逼入了死角,只怕是支撑不了多久。

    少年人恼怒之余,心里一横,这样一味地躲闪根本不是办法。如今这里是碧玉湖上面,对他的水属性命格变得越发的有利,正好可以只好尝试着进行反击。

    于是,少年人忽然就拔剑出手了。

    他的长剑跟中年人的长藤碰撞在一起。但是这个长藤果然有些名堂,在跟少年人的长剑接触之后,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响,上面居然连个痕迹都没有出现。其硬度和柔韧性果然是非常之惊人。

    但是少年人似乎早就已经预见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他的右手持剑继续与长藤缠斗,但是左手却也并没有因此闲着。

    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少年人居然右手持剑运用武技迎敌,左手上面同时催动水属性法诀进攻中年人身上的破绽!

    武修者的“武修技”被分成“武技”和催动五行之气成招以发动攻击的“法诀”两种。一个武修者在迎敌的时候,居然能够用一手发动武技,另一只手还能够同时发动法诀,那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事情。因为法诀成招的时候,武修者需要动用罡元和心神感应周围的五行之气的存在。可是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一心两用的。

    但是少年人却是个例外,他就有一心二用的天赋!

    少年人的这一突然变化,一时间弄得中年人都有些手忙脚乱,也把刚才的劣势挽回了。

    双方又争斗了十来招之后,少年人的剑上射出一道剑罡,扫开了中年人的长藤。左手忽然发出一掌,轰的一声,在厚厚的冰层上面打出了一个冰窟窿,他的身前顿时是水花四溅。

    少年人忽然高声喊道:“师傅,这是最后用来一决胜负的一招了。”

    原来对面的那个中年人其实是少年人的授业恩师。可是师徒之间即使是切磋武艺,也用不着打得这样激烈吧?

    说着,少年人催动全身功力运转到了左手上面,伸手就将之探入了冰冷刺骨的湖水之中。

    中年人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更加严肃,心知他的徒弟这次用出来的招式的威力绝对小不了,自己可要留心一点了。

    于他立刻撤掉剑上附加的法诀,长藤随之消失,运转八成罡元,凝神准备迎接徒弟的最后一击。

    然后,只听到少年人打出的那个冰窟窿里面,爆发出来了一阵响亮的龙吟之声,声音响彻数里之外。

    等到少年人的左手,从冰水里面出来的时候,冰窟窿里面已经是变得一片沸腾,如同里面的湖水都被烧开了一样。

    轰的一声,冰窟窿里面的湖水冲天而起,迅速在空中形成了一条长达一丈的水龙,形象非常之狰狞可怖。

    水龙在少年人的指挥之下,长啸一声后,便向着中年人攻了过去。

    中年人知道徒弟的这招“水龙吟”的威力不可小觑,加之得到了碧玉湖水的增幅,威力只怕会更上一层楼。

    他手里催动的八成罡元发动,一个剑招就迎向了少年人发动的水龙吟,开始硬撼徒弟的最后一个大招。

    双方随之便撞击在了一起。一时间,碧玉湖上面爆响不断。

    而且随着水龙吟的强势冲击,所过之处,碧玉湖上面的冰盖全部破裂,中年人的身形也是在后退了足足有三丈远之后,才放停了下来。水龙吟也全部被他所击散。

    破招之后,他的身上并没有受伤,但是衣服已经沾湿了,眼前的冰盖,也变成了一片浮冰。

    中年人的原本严肃至极的脸上,去忽然露出了一个难得一见的笑容,说道:“徒弟,你终于是可以出师了!”

    说着,中年人收起手里的短剑,转身就走。只留下他的徒弟一人,带着一脸不舍的神情,眼眶也都变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