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师祖

第4章 剑茶会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拜剑红楼的五楼十二城恰似还原了这诗中的仙家场景,河洛之北的会阴山如龙似蛇将这座小城归拢起来,山脉中有不少高耸入云的山峰,每隔几座山峰就会看见建在山腰的重重楼宇。

    从远处看那红色的楼宇于云雾飘渺间半仙半隐,高的立于山巅,直入云霄,矮的位于山脚,坚如磐石,各有参差,宛若空中楼阁。

    程瑶珈等人一大早辛辛苦苦来到此处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既壮观秀美又带有几分梦幻色彩的图画,众人本已疲倦的双眼忽然露出神彩,深吸一口此处灵能充沛的空气,只感觉浑身舒爽,精神为之一振,长途奔走的疲累消失近半。

    “这里就是拜剑红楼吗?”,

    “仙人居住的地方果然不同凡响”,

    “若是有幸得以拜入仙门,这一生也算无悔了”,

    .....

    这些少男少女多是来自大户人家,见惯喧嚣红尘中的诸多繁华,但如此清奇瑰丽,仙风冉冉的仙家景象却是第一次见识,待见到有人御剑往来与五楼十二城时更是惊呼连连,艳羡不已。

    正议论间远处云雾散开,三道红芒破开云空,长啸而来,待离得近了诸人才看见是三名白衣人御剑而来,一男两女,衣袂如飞,飘逸出尘。

    三人的衣饰与陈玄三人一模一样,正是拜剑红楼的接引弟子。

    “诸位,在下陈风,这两位是林墨,柳烟师妹,受师尊之命前来接引各位,今日红楼开楼,各位能否拜入师门既看仙缘也凭本事,请随我来”,

    为首的青年宽袍大袖,神情冷静,并不与众人寒暄,只是照本宣科将这些话说了一遍,那两名少女也是冷冷的。

    说完三人脚下飞剑便转了个弯,慢悠悠往北飞去。

    程瑶珈等人则只能在下面步行,虽然许多人身子已经疲累,但却没人敢抱怨出声。

    过不多时前方出现一条栈道,栈道盘在一座山峰上,弯弯曲曲直入云霄,往上看只觉得这栈道既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根本想象不出是如何修建在这山峰上的。

    陈风俯仰之间打量下方诸人,注意到有几人英气勃发,器宇轩昂,这群人不乏少年俊才。

    “这一届的弟子确非凡品,恐怕只有大师兄,大师姐那一代能与之相比,陈玄那一届的师弟师妹们是比不了的”,

    林墨淡淡笑道:“是好苗子,但有几株能生根发芽,结出果实就不得而知了”,

    陈风自然知晓她言下之意,故意略过这个话题,凝视着栈道上走在最前端的那几人道:“听说有一个叫陆鸿的,一招就击败了陈玄师弟,连他的佩剑也折断了,却不知是哪一位,若果真如此英才,这一届的首席弟子怕是非他莫属”,

    这话一出林墨,柳岩二人也好奇地朝人群中看去。

    这几日红楼内谈论最多的就是陆鸿此人了,拜剑红楼自开宗以来这么久,门人弟子遍及东胜神州,还从没有哪个弟子折在凡间剑客手里的。

    别说拜剑红楼,整个东胜神州修界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仙凡之隔便如同鱼龙之别,绝没有人能跨越这条鸿沟,但这件事偏偏就发生在了拜剑红楼。

    连陆鸿也没想到,他还没拜入红楼就因为一场剑斗使得这千年名门成了修界的笑柄。

    “听说那人身背三口剑,却从没出鞘过.....”,

    遍寻栈道,却没看见有谁背负三口剑......

    陆鸿睡到日晒三更才懒洋洋地起身,太白楼内已经几乎空无一人了。

    用早点时李秀才每喝一口粥就说一声“完了”,时而抓挠头发,时而唉声叹气,那神情简直痛不欲生,如丧考妣,云雀在一旁直皱眉头。

    陆鸿道:“秀才,去换身衣服,与我一同参加仙门的剑茶会,你这身行头可登不得大雅之堂”,

    “剑茶会?”,

    李秋实一怔,旋即恍然大悟。

    “陆鸿,你是要走偏门?”,

    “哎,你不会真的听了那个陈玄的话,想要去剑茶会上博个供奉,客卿吧”,

    随之而来的却是隐忧。

    陆鸿道:“你若是不愿去我可不勉强,不过听说历来主持剑茶会的都是一名供奉,一名长老,外加一名出色的女弟子,上一届的秦臻泡茶一壶,献艺一曲,余音绕梁直至今日,这一届出席的女弟子是拜剑红楼首席女弟子阮泠音,素有“冰雪璧人”之称,与大弟子公孙麒并称“空谷幽兰,白壁无双”,这等佳人...罢了,秀才你是读圣贤书的人,坐怀不乱,怎会对女子稍加辞色?剑茶会这等扰人俗务还是让我和云雀道兄去见识吧”,

    “哎,等等,我没说不去啊”,

    .....

    与开楼招选不同,拜剑红楼每年的剑茶会都会包下河洛的龙井茶园作为宴客之所,每一届剑茶会多时备五柄名剑,少则三柄,来自天南海北的剑道名家,名门世族,大家豪阀在此风雅之地品茶论道,若是仅仅为了附庸风雅这一日不妨当做是寻常游玩,但若是对名剑有意则免不了一番剑斗。

    拜剑红楼开楼初始时为了造势,剑茶会每七年一次,展出的俱是削铁如泥的神剑,那时于剑茶会上崭露头角的俱是一世英才,许多名字直至今日在修界也是大有名气,譬如剑挑楼兰七万大军的西域剑神端木赐,取得初代名剑“逆神”,不知来历,神秘莫测的酆都红鬼,于众目睽睽之下强取名剑“邪噬”,南疆巫教灵蛇使阿幼依年方十四,竟连使诡计从当时已名动一方的铸剑谷谷主手中夺得“蛇吻”.....

    如今拜剑红楼已经名震修界,乃是执一方之牛尔的大宗派,对剑茶会自然不如起初时那么重视,展出的名剑参差不齐,但仍旧不乏良品,各路英才对剑茶会的向往有增无减,不仅是豪门世家子弟,不少威震一方的宗主都来赶这场热闹。

    在陆鸿到龙井茶园之前负责招呼客人的红楼弟子就接待了两名来历不凡的人物。

    秦帝国第一剑客公子成蛟,葬剑山庄庄主叶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