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茫

第81章 抱歉信

郭怀胥轻轻吸了口气,将利剑举至胸前,右手握住剑柄,缓缓的拔出,轻微的剑鸣声响过,直指对面的白小小,动作之轻柔,但锋利之气却盖过全场,华生门、巫刀门、问道宗的几位青年心中一热,皆感觉有些气血奔腾,兰廷亦与曲均赋出身巫刀门,使用的兵器是刀,但刀剑在很大程度上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他们也能感觉到隐隐的剑气。

    此剑气若有若无,行踪不定,对手很难把握,这便是出其不意,修剑气,刚开始修成,剑气肆意,慢慢的,剑气收敛,变得若有若无,再往上,才是真正的做到无踪无迹,郭怀胥的剑气明显已达到第二种。

    白小小斜下里的长剑泛着幽幽寒光,一身青木之力也被他稍稍运转起来,值得尊敬的对手,就是要全力以赴才行,现在的他已经忘记自己已是曲直境二品的境界,整整高过对方两级,他只知道自己是名剑修,修剑之人最为君子,若遇可敬之对手,必全力以赴!

    没有任何花哨的,郭怀胥收了剑鞘后,一马当先冲至白小小跟前,利剑划了个刁钻的角度,斜刺向白小小的腋窝,这是在试探,白小小不慌不忙长剑一挡,两剑相较,郭怀胥目色一动,毫不犹豫的换招攻击,两人你来我往,就这样平淡的拆起剑招来。

    白小小有木之力防御,周身青幕,郭怀胥只有开云境,只能略作灵力防御,周身隐隐泛起乳白色光芒,剑招交锋的速度不快不慢,但场间的气氛却无比的凝重。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两人现在是在拼剑之境界,这和本身修为无关,对于剑法的掌握和自身修为关系不大,那是另一个境界。

    “没想到离渊剑宗的人能有如此境界,不愧是离渊剑宗。”

    洛雨奇难得的夸赞了一句,引得身旁的秦子默隐隐惊奇,兰廷亦无比认真的看着,甚至身子微微向前倾斜,好似生怕错过任何一场情节,场间二人拼斗了三十几回合,你来我往,兵器相交,当当当犹如打铁,郭怀胥左突右刺,时不时防守格挡,身法美妙,左右腾挪,而反观白小小却很是平淡,两人交手这么久,他几乎没有动过位置。

    单手持剑,身子笔直,那怕是躲避剑招时,也是轻微的晃动摆头,郭怀胥大多数处于强攻一方,但他越攻越心惊,他感觉每每自己有出其不意的动作时,白小小总能早他一刻做出判断,显然是被看穿了。

    若白小小没有用修为判断的话,那他的剑法更高一筹啊!是时候进入正题了!心里想着,郭怀胥手中的动作却不停,他用力挥出一剑,逼退正要抢攻的白小小,随之利剑横握,灵力一放!

    剑气!道道剑气上下翻腾对冲空气,白小小慢慢将长剑斜下至腿边,静静地看着,郭怀胥周身的剑气越凝越多,好似粗藤缠绕,凛凛寒光向着周围扑去,范围之广,秦子默开启青木罩替洛雨奇格挡住剑气外溢,对面的人们也纷纷运起防护。

    直到此时,兰廷亦才心服口服,不愧是离渊剑宗培养出的才俊,不愧是天命榜第十六的人物!想到这里,他略微看向身旁的曲均赋,只见他也震惊的看着自己,两人心照不宣,自然看得出彼此心中的服气,刁贤晟目红耳赤,牙关紧咬的看着场间,表面虽还平静,但内心却波涛汹涌!

    该死!自己出了丑,却叫他赚了个便宜!刁贤晟恶狠狠的想着,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不服!旁边的祝荣沐眉头微弯的看着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刁贤晟慢慢转头,看到祝荣沐平静的看着他,这才慢慢收起心思,无精打采的望向前方。

    当这剑气堆满郭怀胥的周身,自身中再也无法凝聚剑气后,郭怀胥开动了,他携着剑气突然前冲,毫无征兆的,剑气突然四下飞出,白小小眯着眼睛看着,以为他是在放手一搏,这就要拼命了吗?白小小有些失望的想着。

    但事实并非如此,道道剑气看似四下纷飞,但如果细心观察,是能看到它们的轨迹的,只是有一些是诱饵,有一些才是主角。

    白小小挥起长剑快速的迎击着,一道道剑气从天上、地下、四周飞快袭来,一个不留神都有可能在身上留下透骨的伤害,但这些还真没被白小小放在眼里,他甚至已经背起了一只手。

    对面的郭怀胥有些惊讶,没想到白小小的境界居然高出自己这么多,虽然这些做诱饵的剑气不是主角,但凝聚力也是很高的,居然被他一剑一个,全都破除了?他本来想的是一道剑气最起码逼迫他挥出两剑斩灭,但没想到只是一剑!

    郭怀胥都在惊讶,其余人则更是惊讶!他们其中除了巫刀门和问道宗在场的人见过白小小出手,其余人是压根就没见过的,只听过他的名声,如今一看,名不虚传啊!

    稳健的步态,自如的剑招,此乃大家风范!喻东文捋了捋青须,暗暗为郭怀胥着急起来,以他的境界目前来看,郭怀胥能赢的几率不大,现在他只求郭怀胥此时的布置能够成功,然后进一步让白小小落入圈套,出其不意的打他个措手不及!

    此时郭怀胥释放的攻击剑气已被白小小破除了近一多半了,郭怀胥开心的发现,白小小还没有注意到不妥之处,自己的布防成功了!

    他将利剑竖于胸前,神色凛冽,脚步一拂中,灵力悄悄一引,嗡嗡声中,一道道剑气突然在白小小周身的空气中显现出来。

    “收!”

    郭怀胥大喝一声,所有的剑气突然收缩范围,猝不及防的白小小被束了个正着,他眉毛一挑,这样也行?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一直以为郭怀胥的剑气就只有他凝聚出的这些而已,从未想过空气中还隐藏了一些!

    这一招式是杨子善自创的剑招,曾经应对过郎秉坤,当时的场面也很壮观,逼迫的郎秉坤营气救主,受了很深的内伤,如今白小小的情况与郎秉坤当日差不多,都是没有释放卫气护体,木之力的防御力自然不如卫气来的稳妥,而此时现释放的话,剑气也不会给他时间调动,这是预谋,目的就是出其不意,哪能给你反转的机会。

    眼看着剑气自己切割到白小小的周身了,甚至他的长袍也已经有些划痕,一人一剑,最多抵挡一面进攻,剩下的三个方向如何能抵挡?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倘若郭怀胥赢了,那么可想而知,这场战斗几乎接近尾声,对面的这些人里,他们最不好把控的就是白小小了,除掉他之后,又有谁能被他们真正的重视起来?

    郭怀胥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白小小,灵力都没收回,他是个一向很小心的人,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松警惕,他也怕白小小还有什么后手突然使出,让他的布防功亏一篑。

    只可惜白小小并没有马上突围,他有些纠结的想着办法,做为曲直境二品境界的他,难得遇到一个真对手,实在不想用境界压制他。

    但此时这种状态下,自己若不动用功法,很容易被伤到啊,洛雨奇静静的看着,身旁的秦子默一脸的焦急,他想不通老白为何打的这么窝囊,平时不是这样的啊?

    他不用剑,根本不懂剑修的高傲,剑术和境界是两码事,境界可以慢慢修,但剑术是靠天赋的,有些人从出生就对剑格外的喜爱,一切剑道的修练,往往可以短时间掌握而根深蒂固。

    所以若只是拼剑术,那么境界的高低便显得不重要了,白小小就是不想动用曲直境二品的境界强行出击,他想用剑法致胜。

    但他没有想过,自己根本没有剑法的传承,他的诛率浮兮决是攻击和修练的结合功法,并不是剑术修练功法,郭怀胥的剑招明显是针对利剑所设计出来的,不在一个平面上的两件事是不可以拿到一起比较的,白小小明显是进入了误区。

    但此时没有人能提醒他,一切都只靠他自己!

    剑气离着白小小的头和胸口越来越近了,他除了疯狂的运用木之力阻挡外,没有再用其他任何手段,喻东文看到这里,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这场战斗,不出意外的话,可赢,他谦虚的想着。

    身后的另外两名弟子看到师兄将白小小压制到这个程度,内心也是极为欢喜的,但多年来的宗门教导,使得他们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喜色。

    华素轻抚着胡须,老态龙钟的点着头,心里暗暗赞赏,若是华生门也能出一个郭怀胥这样有天赋的弟子该多好?想到这他不自觉的望了身边的刁贤晟一眼,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杜径舟和关良平静的看着场间,别人对于这场战斗的看法,可能已经觉得白小小输了,但只有他们知道白小小不可能会输,因为这里面只有他俩知道白小小不是曲直境一品很久了,只是纳闷的是,他为何还不反击呢?

    兰廷亦也是觉得有些怪,整场战斗下来,他只觉得白小小打的不够畅快,像是有什么东西束缚着他一样,根本没有放开,紧绷绷的防御,束手束脚的攻击,这到底是何意?

    白小小纠结的快要死了,一面是剑修的高傲和尊严,一面是自己的胜败,这可如何是好啊!

    唰!

    白小小的背后突然被剑气割出了一条口子,紧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唰唰唰又三声响过,白小小的左臂,右腿和腰部也同样被割出了口子,若不是他死命的释放青木之力,这口子便不会只是划坏衣服那么简单了。

    “等什么呢!”

    洛雨奇突兀的喊道,白小小身子一颤,用余光看了看周身不断缩紧的剑气,暗暗叹了一口气,无奈间运起了诛率浮兮决。

    砰砰两声,白小小背后的两道离他最近的剑气没来由的四散崩碎,郭怀胥手指一颤,他的灵力牵引着所有剑气,任何一道剑气损坏都会给他带来轻微的伤害,刚刚白小小只是打飞或者破除剑气,从没有这样暴力的打爆过他的剑气,他无比凝重的仔细看着。

    就见剑气崩坏后,一道巨大的身影从白小小的身后突然窜出,样貌之狰狞,眉宇之幽寒!

    郭怀胥暗道,这就是师尊所说的上品功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