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天价新娘

第4章 洛云晴回国

疼。

    身上疼,心更疼。

    趴在地上,听着父亲跟着继母说说笑笑地出去,说是去拜访朋友,洛云舒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用去摸脸颊,就知道被扇了一耳光的地方已是红肿了起来。

    她的亲生父亲,扇她的这一巴掌,比徐枫那个渣男力气要大得多。

    如果不是早就已经对他失望了,怕是这一巴掌对她的精神伤害也会更大。

    “呵呵……”踉跄了几步才站稳,扶着墙,洛云舒慢慢地将脆弱的后背靠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还要奢望什么呢?

    从小到大,她这个女儿跟那个名义上的继女,哪个才是真被父亲放在心尖上的,不是早就该清楚了吗?

    可是,清楚归清楚,她是真的没想到,父亲居然会对自己这么绝情啊!

    五十多岁的离异男人,比父亲可能还要大,却要自己嫁过去,成为对方的二婚妻子……

    更让她感到不平衡的是,洛云晴比自己还要大两岁,却不用嫁给离异老头,而是即将成为顾家的太太!

    成为那个她这个不怎么关心国家大事都知道的天才少将的妻子!

    凭什么?洛云舒呵呵冷笑着,再一次自问着。

    就因为她是不受宠的女儿,所以连生母留给自己的股分也留不住,在自己家还要寄人篱下?

    就因为父亲偏心私生女,所以她这个原配生的女儿,反倒要被勒令不准留学,只能在国内上大学,生活费都是自己打工赚取的?

    就因为洛云晴是父亲的私生女,是小三继母的女儿,所以就能留学海外,穿名牌,吃喝不愁,每天只需要关心学业跟交友?

    “我不会就这么认了的。” 洛云舒勉强绽出一个笑脸,对自己这样说道。

    这既是安慰,也是宣战誓言!

    以为她以前一直忍着,所以这一次也会任由他们摆布自己的人生吗?!

    他们如果真这么想,那就想错了!

    忍着身上跟脸上的疼痛,洛云舒慢慢地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她的房间位于走廊左边的最边沿,是一个十几平米的房间,洛云舒进门后,就将房门关上,坐到了自己的床上。

    洛云舒在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因为她从不吝啬于用最卑劣的想法去猜测那位继母,所以她知道,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她跟那个华裔离异富商的婚事,怕是要板上钉钉了。

    她也很清楚她那位父亲一旦狠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来。

    想到她在十八岁那一年,差点就拿到了母亲留给自己的股份,却因为父亲联合律师做了手脚,加上她那时候单纯好骗,最后她落了个两手空空。

    如果到时候,这些比她更有权有势更有人脉的人,再做出什么事来威逼自己就范呢?

    也许,逃跑是一个好办法,只要她离开洪夏市,离开这个家,离开这里的所有人,跑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她的父亲自然就管不到她了。

    但是,还是那句话,凭什么?

    这栋别墅是她母亲当年跟父亲一起联合出资买的,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母亲的心血。

    父亲的公司能有着如今的规模,也少不了母亲当年的投入跟努力!

    凭什么她洛云舒要像个做错事了的人一样,反倒要落荒而逃?将这里的一切,留给小三跟私生女?!

    洛云舒咬着唇,用手轻轻按了按红肿的那半张脸,疼痛让她嘶的一声,眸光闪过点点泪。

    ……

    不过,这种纠结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她的那位继姐,洛云晴终于回国了。

    回国的那一天,洛云舒没有跟着那对夫妻去机场接人,而是被要求待在家里“修身养性”。

    当然了,这是好听的说法,洛程风的原话是:少出去丢人现眼,老老实实在家里给我待着,等着嫁人!

    可等洛云晴大包小包的到了家,站在二楼护栏那里,看着一楼大厅里,那一家三口说说笑笑的模样,洛云舒只能扯了扯嘴角。

    偏偏穿着起码五位数的连衣裙的洛云晴,似有所觉,一抬头,就看到了正要转身离开的洛云舒。

    “妹妹!”洛云晴叫了一声。

    这下,原本没发现楼上小女儿的洛父,也抬头了。

    洛程风拧着眉,不高兴地说道:“看到你姐回来,就不知道下来迎接下?没个自卑长幼!”

    “好啦,爸,妹妹大概是还埋怨我呢,这次她没跟着我们一起出去玩,本来就有资格生气嘛。”

    洛云晴笑嘻嘻地摇了摇洛父的胳膊,撒娇着说道。

    看似是在劝说,实际上,却是火上浇油。

    洛父果然更火大了几分,对着大女儿是一派温和慈爱,再一抬头,已是阴沉下脸来。

    “洛云舒,叫你下来,你没听见是吧?聋了?!”

    洛云舒慢慢地顺着楼梯走下来,然后站在那里,淡淡地说道:“洛云晴,欢迎你回来。”

    “你的礼貌呢?”洛父依旧不肯罢休,“她是你姐姐!”

    “老洛,她们姐妹的事,就让她们自己解决吧,你快跟我去书房,我们继续商量着订婚的事,好不好?”

    这一次,苏悦开了口。

    对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妻子,洛父还是比较喜欢的,所以他这一次,终于是将怒火压了下去。

    冲着小女儿冷哼了一声,这才跟着妻子离开了这里。

    “妹妹,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洛云晴这时候,已是笑眯眯地站在了洛云舒的面前。

    她上下打量着洛云舒,忽然噗嗤一下笑了。

    “你笑什么?”洛云舒冷冷地看向她。

    “我是笑你蠢呢,这么多年,你说你怎么就学不乖呢?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消呢,爸打的吧?”

    洛云晴怜悯地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笑呵呵地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挣扎了,好好参加完我的订婚礼,然后嫁给那个老头子不就好了?不然,少不了还要吃一些苦头,不是吗?当然了……”

    她围着洛云舒转了一圈,嗤笑道:“当然你也可以离开这里啊,只要离开了洪夏市,自然没人逼着你嫁人了,不是吗?废物!”

    说完,洛云晴就咯咯笑着,拎起放在一旁桌上的几个袋子,离开了一楼客厅。

    只留下洛云舒,垂下头,秀发遮住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