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天价新娘

第3章 极品父母

“你这孩子,冲着自己的父亲大呼小叫的,像什么话?”苏悦嘴上这样说着,还扯了扯洛父,媚眼如丝。

    “老洛,这事啊,还是你跟她说吧,我这个做人家后母的,哪怕做的再好,对方也是不领情的,怕还要怪我心思恶毒呢,你就不一样了,你是她的父亲,她总不能认为你也是在害她吧?”

    洛程风被妻子媚眼一抛,原本的那一丝犹豫,也被利益一冲,荡然无存了。

    正如妻子所说的,能跟国外归来的华裔商人合作,对于开拓国外市场可是非常有利的。

    有多少妙龄美女想要爬上对方的床,人家还不稀罕呢。

    自己这个小女儿平时就颇有些不驯,想必未来也指望不上,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让对方回报自己多年的养育之恩。

    想到这里,洛程风转脸看向站在那里脸色难看的小女儿,没好气地说道:“还愣着做什么?看看你这一身的酒气,还不去快去换身干净衣服?”

    都不用妻子提醒了,他就已经发现了女儿脖子上的痕迹。

    这样的女儿,嫁给五十多岁的离异富商,他都担心对方看不上了,的确是要多管管才成!

    “爸!那你告诉我,你们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要拿我这个女儿去讨好什么离异富商?你是不是要把我卖给别人做继室?!”

    洛云舒虽然平时多是忍气吞声,但是,眼下显然再忍下去,自己就要被卖了还要替人数钱了,她自然不想再忍下去了。

    她双眸圆睁,俏脸微白,苗条的身体微微颤抖,这是愤怒,更是难过。

    洛父却只看到她对自己的再次忤逆,果然,这就是个养不熟的!

    “是又如何?人家在国外有着好几家大公司,难道还辱没了你不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同样都是我养大的,你怎么就不能像你姐姐那样,让我省省心?”

    洛程风的这番话,却让洛云舒更愤怒了。

    她的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就娶了这个名叫苏悦的女人,对方带着的孩子比自己大两岁,却长的跟自己的父亲有着起码三分相像!

    如果说,这还只是她的胡乱猜测,那对方进了门后,父亲对那个孩子比对自己好上无数倍,就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不是没有男人会对妻子那边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好,可自己父亲的性格她岂会不知?

    这件事,还是洛云舒上了大学后,慢慢品出味来的。

    她的父亲,应该在当年母亲还在世时,就已经出轨了。

    不仅出了轨,还有了个孩子,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

    想到这里,洛云舒扯了扯嘴角,冲着洛父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爸,有时候,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同样是女儿,你对我,是这样,对我所谓的姐姐,却是另一个样子,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过女儿看?”

    洛程风皱眉, 他怒斥道:“你姐姐从小没有爸爸,我偏疼她一些怎么了?你连这种事也要斤斤计较?!”

    “可我也自小就没了妈妈啊!”洛云舒后退两步,眼泪婆娑。

    “爸,你心疼她,究竟是因为她自小没了爸爸,还是因为她是你的私生女?”

    “你混账!”

    啪!

    怒不可遏的洛父,冲过来,扬手就给了洛云舒一个耳光。

    洛云舒捂着被打偏过去的脸,只觉得嘴里弥漫着淡淡的铁锈味。

    前一天才刚刚被劈腿了的渣男打了一耳光,后一天,就被捅破了丑事恼羞成怒的爸爸打了一耳光。

    她洛云舒,还真是活成了一个笑话啊!

    “呵呵……”头发垂落,遮住了脸,也遮住了洛云舒嘲讽痛苦的笑容。

    她的笑声,却让洛父更加愤怒。

    “你这混账!还有脸笑!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然你就要上天了!” 洛父盯着小女儿的眼睛,闪着恶狠狠的光。

    一脚将面前碍眼的洛云舒踹倒在地,洛父气得呼呼直喘粗气。

    大女儿是自己私生女的事,突然被小女儿直接捅破,也说不上来是心虚还是愤怒了。

    一旁的苏悦倒是笑盈盈地再次拉住了他,状似好心的劝道:“哎呀,老洛,你也消消气,孩子不听话,好好劝就是了。再说了,晴晴可是马上就要订婚了,到时候她这个做妹妹的,总要出席的哦……”

    洛云晴要订婚了?!

    洛云舒脑袋嗡嗡作响,她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目光紧紧锁在继母的脸上。

    对方脸上得意的笑容,真是无比刺眼。

    可想而知,她的那个女儿,怕是订婚对象极为优秀了?

    果然,就听到苏悦继续说道:“顾家可是洪夏市的最大豪门,廷南那孩子又是天才少将,年轻有为,多少双眼睛都盯着这次订婚仪式呢,到时候准新娘的妹妹带伤出席,还不让人家笑话?”

    顾家?

    洪夏市的首富?!

    洛云晴竟然要嫁给纪家的年轻一辈?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天才少将?!

    凭什么她这个婚生女,要被上位的小三跟私生女骑在头上?

    凭什么她要被嫁给五十多岁的离异男人,而那个私生女却能嫁给洪夏市最大豪门纪家的公子?!

    一直都忍啊忍啊的洛云舒,这一刻,心里的弦啪地一声,直接崩了。

    洛程风却因为妻子的这番话,心情立刻转怒为喜。

    “哎,多亏你生了个好女儿啊,女儿肖母,可是给我这个做爹的争光了!那可是顾家啊,以前我去商业宴会,也只远远见过顾先生和太太,可是没有机会凑过去说话呢!”

    随后他又恶狠狠地看向地上的洛云舒,警告道:“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