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生二婚熟

第四章 安白

昨天还在下着大雨的天气今天竟然讽刺的晴了。

    安白捧着手中的咖啡杯不禁会想,自己如今的种种,难道真的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吗?就是她活该如此?

    正想着,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女孩儿年轻活力的声音传来。

    “白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老板那个色大叔压我时间。”来人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一头亚麻色的梨花卷衬托的整个人像是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一样清纯,但是真正了解她的人就会知道,面前女人的恐怖。

    就比如,安白。

    女孩儿在她对面的位置落座,端着面前的橙汁喝了一大口。

    安白宠溺了笑了笑:“我也刚到,倒是你这么着急找我干嘛?”

    一提到这个,余乐乐顿时放下杯子表情兴奋:“我给你说,我……哎,你怎么大热天的穿这么多?”

    正经下来的余乐乐才发现不对劲,现在的天气不说能穿比基尼,但是正常人也该穿个裙子短袖,安白居然穿着一件长袖毛衣还是高领的。

    安白脸色僵了一下,故作自然:“昨天下雨有些感冒了,所以今天就穿的厚了一点。”

    余乐乐仔细的看着安白那张完美的脸,她们之间那么多年的关系,她太了解安白了:“白白,你知不知道你真的不擅长说谎?”

    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是的,余乐乐脸色微变,娃娃脸上是难得的严肃:“是不是司空长庭那个混蛋又欺负你了?妈的,我就知道那货不安分,我替你去教训他!今天不揍的那孙子哭爹喊娘,他就不明白我余乐乐的人就得捧着不能动!”

    余乐乐说着撸起袖子拿着包就要去找司空长庭算账。

    安白知道以余乐乐的脾气,这事绝对不是开玩笑,赶紧给按下了。

    “乐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不怪他。”安白笑容苦涩,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他就算是要报复我,我也无话可说。”

    一听她这么说,余乐乐就更来气了:“你丫的是属包子的啊?谁的气你都受?那能怪你吗?她自己要来找你出了车祸关你什么事?我还真是奇了怪了,司空长庭那个窝囊蛋不是自诩情圣要挖心救人的吗?他怎么不去啊?活着祸害别人家姑娘他还有理了!”

    余乐乐气愤难当,真的非常替好友不值,义愤填庸过了一番忽然发现安白的沉默,声音越说越小。

    她愧疚的拉住安白的手:“对不起啊白白,我不是有意提这件事情的,就是司空长庭那个混蛋男人太过分了,咱也不能总是受他们家的气是不是?”

    安白扯出一抹笑摇了摇头:“我怎么会怪你?只是他心里对我有恨,要是这样能让他不那么恨我,我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当年她不知道司空长庭有女朋友,安父临危忽然让她嫁给素未谋面的司空家长子司空长庭,安白从小就是被安父一手带大的,面对抓住她手不愿意进手术室的安父,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她做了很多蠢事,试图引起司空长庭的注意,可是那个男人太过于优秀了,优秀到她没想到还能有女人入得了他的眼。等到她知道那个如同神祗一样高贵优雅的男人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晚了。

    安父病情缓和,私自和司空家掌家订了婚事,让人打晕了司空长庭领了结婚证,也就是那一天,那个深爱着他的女人跑来阻止,半路上却出了车祸。

    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她的自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是安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救赎的罪。她可能永远都无法忘记司空长庭醒来得知那个女人快要死了的疯狂举动,她甚至从来都不知道爱一个人可以那么撕心裂肺。

    “白白。”余乐乐看着眼前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的女人,难过的心都疼了。

    安白一下子从回忆中抽离,狼狈的擦着不断掉落的眼泪,强颜欢笑:“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当时是我死了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伤心。”

    “胡说!”余乐乐眼光忍不住红了,抱住安白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别胡说八道,不是你的错你干嘛老是怪自己?你要是敢有傻念头,我就是追到地狱都不会放过你的。”

    安白又是难过又是感动,恐怕这辈子也只有余乐乐会对她说这种话,心情瞬间好多了:“不会的,我还有你和爸爸,我哪敢。”

    “知道就好。”余乐乐眨了眨眼睛逼退眼泪嗔怪的说道:“你要是过不下去了就离婚,咱不受这委屈,姐妹儿养你一辈子。”

    看到她豪气万丈的样子,安白噗嗤一声笑了:“好啊土豪小姐,到时候我一定把你吃成穷光蛋。”

    余乐乐拍拍傲人的胸脯,好看的杏眼一挑:“我带怕的?”

    两人虽然笑着,但是心里都明白,安白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离婚的,有些时候一件事情很好解决,但是好几件事情都绕在一起,就不可能再缠的清楚。

    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知原因执着司空家的安父存在。

    两人一会哭一会笑的引来不少人的侧目,纷纷皱眉,这么好看的俩小姑娘,该不会是傻了吧?真是可惜了。

    两人沉淀了一下情绪,余乐乐还是有些担心:“安伯伯身体还好吗?”

    安白搅拌着咖啡心情沉重的摇头:“不太好。”她深深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伤感:“我爸想见他。”

    这个他不用说,余乐乐也是心照不宣的,安父想要见一面司空长庭。

    “我爸他,不知道这些事情。我怕他心脏受不了。”安白心中酸涩。

    昨天就是因为得知安父再次病危想要见司空长庭,她才会把那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

    她不禁苦笑,就算是知道,她也没有要逃走的打算,去年没有,今年不会,以后更不会有这个念头。

    “你就打算一直瞒着安伯伯?而且那个混蛋男要是见到安伯伯之后胡说八道,岂不是糟糕。”余乐乐都替她着急。

    这也是安白心中的疑虑,因为昨天的事情她没有机会和司空长庭开口,现在过后,安白就更加的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