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生二婚熟

第三章 礼物

安白站在镜子前,脸蛋儿涨的几乎滴血,虽然早就知道司空长庭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羞辱她。

    一股难堪的情绪胀满胸口,安白一把抓住衣料的肩带想要扯下来,下一刻又像是想到什么是的忽然停住动作,思想剧烈的挣扎。

    最终理智的一方胜出,安白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走出卫生间。

    卧室里,男人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轮廓深邃的五官被卧室的灯光更添上几许冷色,他慢条斯理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邪肆的犹如她初见他的那天晚上。

    场面熟悉的令人心脏发颤,不太美好的记忆像是闪电一样在脑海中划过,安白忽的想起,今天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

    薄情的唇轻抿了一口红酒,男人眸光不加掩饰的欣赏着她的美丽:“送你的,喜欢吗?”

    安白纤长的手指搅在一起,贝齿咬的嘴唇几乎出血,两年来司空长庭几乎用尽手段看她出丑,无时无刻的不在羞辱她!

    可是面对他,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选择妥协。

    僵硬的脸上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安白柔声说道:“我忘记给你准备礼物了。”

    “礼物?”男人嗤声冷笑:“两年前你不是就已经准备好了吗?”

    大手猛的扯开斜挂在身上丝质黑缎睡衣,男人精壮的胸膛跃入眼帘,麦色的皮肤上,肌肉紧实纹理优美,唯一的突兀就是胸口处一条狰狞的伤痕。

    安白霎时间变了脸色,下意识的就想要逃走。

    司空长庭哪里会给她这样的机会,几乎下一秒已经从沙发上起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

    两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跌落在身后的大床上。

    安白别开视线,一刻都不敢放在近在咫尺的伤痕上,她哽住的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让我走。”

    贴近的胸口传来一下同寻常的起伏,男人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她垂落的长发,逼着她直视:“怕什么? 你不应该挺高兴的吗?”

    安白倔强的神情瞬间崩溃:“司空长庭,你究竟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你才能放过我?”

    提到死这个字,面前的男人忽然变了脸,俊美的脸上表情阴戾:“死?太便宜你了,你所欠下的债,我都要让你活着偿还!”

    他的声音落下,一股大力从上而下压迫着安白的头顶,冰凉的唇瓣贴上他胸口的滚热的伤痕,烫的她心底一阵抽搐般的疼……

    云天别苑另外一层房间里,小佣人把安白的种种事迹添油加醋的哭诉了一遍。

    司空长樱精致的脸上划过一抹阴狠:“安白那个贱人竟然敢跟我抢东西!她还真把自己当成司空家的少奶奶了!”

    小佣人在安白哪里挨了两巴掌,这会正恨不得她没有好下场,接着说道:“就是,少爷不但没有惩罚她,还鼓励她有做少奶奶的风范?”

    司空长樱闻言,像是见了鬼一样的睁大眼睛:“你说我哥鼓励她?”

    小佣人不假思索的点头。

    “我哥他怎么可能帮那个贱女人!我哥……不对,你说我哥今天在家?”司空长樱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忽然问道。

    “是的,少爷天还没黑就回来了。”

    司空长樱忽然笑了,笑容有些得意就连脚上的扭伤都不那么疼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安白那个蠢女人居然还敢回来,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我哥不整死她。扶我去我哥的房间。”

    今天不只是司空长庭和安白的结婚纪念日,要知道两年前的几天,可是发生过一件惊天的大事。

    司空长樱虽然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安白凄惨的下场,也知道司空长庭的忌讳,不能破坏他的好事,特意掐准了时间等的天都快亮了才过去。

    刚一到地方,就看到安白裹着一张薄毯从房间里狼狈的逃出来。

    目光触及到安白暴漏在外的肩膀时,就连司空长樱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青紫色的红痕密密麻麻的印在她白皙的皮肤上,就像是刚被人虐待完一样,但是司空长樱还没蠢到真的以为她大哥会动手打人。

    安白眼睛红的充血,即将滑落的眼泪被她给逼了回去,目光对上赶来看她笑话的司空长樱,安白无心顾及,只觉得很累,静静的裹着身上的毯子饶过她。

    “你给我站住!”司空长樱出声,看到安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扶着小佣人一瘸一拐的追上拦住她的去路.

    “我让你站住,你聋了”司空长樱话语尖酸。

    “有事?”安白微微侧头挡住脸,沙哑的嗓音像是喉咙被撕裂一样。

    司空长樱微微愣了一下,立刻又换上刻薄的面孔:“安白,你手段够高明的啊,明明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来勾引我哥?你这种女人都没有脸皮的吗?”

    一年前的今天,司空长庭冒着大雨把她丢在野坟地里,一年后的今天,又是这样一顿羞辱。

    安白自然没有忘,也从来不敢忘。但这一切都没有必要和眼前这个局外人解释。

    “你要是觉得羞辱我会让你很有快感,那你继续。”

    安白心中冷笑,径直朝前走。

    在这个所谓的家里,从来没有一个人把她当做家人,就连名义上最亲密的丈夫也对她弃之如履,呵呵,最冷漠的人情,也不过如此。

    身为司空家唯一的女儿,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司空长樱什么时候被这么对待过,以前的安白面对她可是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你别得意的太早,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事后药,免得到时候把不知道在哪弄来的野种领上司空家的门,到时候丢的就不止你安白一个人的脸了。”司空长樱语气刻薄,戳着她心底最柔软的伤。

    走在前面的安白默默的笑了,心中一阵酸楚,放在薄毯下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平坦的小腹。有时候她真的一个冲动很想告诉司空长樱,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她这辈子也不可能怀上司空长庭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