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3章 离庄

野兽总会经历一段尴尬的时期,它已经足够强壮,有能力独立生存,但仍贪恋母兽的养护与乳汁,天真地以为生活就该如此,于是将过剩的精力全用于打滚与嬉弄昆虫,有时甚至会出现这样有趣的一幕:长得比母亲还要庞大的小豹子懒洋洋躺在草丛中晒太阳,耐心地等待自动到口的午餐,一点也想不到,这美好的时光终将、即将结束,一旦母兽准备再次受孕,天之骄子转眼间就会变成仓皇弃儿,只得独自浪迹天涯,每一次艰难的狞猎,都会消磨掉一点从前纯真的记忆,最终,它要么凄惨地死去,要么成长为冷酷无情的杀手。

    十四岁的顾慎为正处于与此类似的阶段,名字有一点老气,身上却还残留着许多孩童般的顽皮天真,父母兄长瞧在眼里可都有点着急,他心中却自有计较:要等姐姐出嫁以后,才“正式”长大成人。

    离这个日子还有三个月,计划好的人生却被一个意外打断了。

    一天中午,去后山放牧的家仆带回来奇怪的信息:一名骑士停在对面的山坡上,正向庄园这边观望。

    老爷顾仑亲自到后山查看,骑士已经不见了,他骑着马巡视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

    顾家两年前才从中原迁至西域,庄园位于天山南麓的一处绿洲之中,方圆百里之内尽是荒无人烟的大漠戈壁,只在山下有一座小村庄,住着十几户佃农,生人罕至,因此,也就怪不得老爷对这个消息感到诧异。

    顾仑原是武官出身,警惕性比较高,又向放牧的家仆详细询问了那名骑士的装扮与行为,接着不动声色地安排庄丁加强戒备。

    顾慎为的两个哥哥都觉得父亲有些小题大作,那名骑士大概是来寻找水草的牧人,见这里有人家就自动离去了。

    顾慎为平常无事也要生非,这时和父亲一样,将事态看得很“严重”,一本正经地骑着小马在庄园外四处巡逻,一有风吹草动就快马加鞭跑过去,务必要确认那是一只兔子还是一只飞鸟。

    可是此后几天,却再没有陌生人窥视庄园,一切风平浪静,日子似乎又要这么过下去,顾家几十口人继续忙着为小姐赶制嫁妆,从西域前往中原,数千里的路途,需要提前准备的东西可是不少。

    人人手头都有要做的事情,小少爷的职责就是天天跑进姐姐翠兰的闺房,撒娇耍憨,惹得她肝肠寸断,还没离家一步,泪水已经沾湿了好几件衣服。

    顾慎为心中有一套想法,中原与西域如同两个世界,经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再见面,他就是要用这种看似幼稚的手段让姐姐记住自己。

    平静的日子只是暂时的,陌生骑士出现之后的第十天夜里,几名蒙面客偷偷摸进了庄园,闹出不小的动静。

    不管这些人夜闯庄园的目的是什么,当时看来都没有实现,老爷顾仑外松内紧,一直在安排庄丁查夜,警醒的老仆杨峥最先发现了闯入者。

    混乱之中,在不同的地方发生了若干起打斗,但是交锋的时间都很短,小少爷顾慎为朦朦胧胧地从睡梦中惊醒,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蒙面人已经迅速逃离。

    没人受伤。

    全庄人都醒了,十几名庄丁兴致致勃勃地谈论着自己如何阻击蒙面人,听他们的口气,似乎闯庄的有上百人,但是老仆杨峥十分肯定地表示,蒙面人最多不超过五名。

    顾慎为没见着蒙面人,很是失望,缠着父兄问个不停,最后大哥严厉地命令他闭嘴,他才不情愿地缩进一张宽大的扶手椅里,安静地听着大家分析这些蒙面人的来历与目的。

    西域势力众多,人名地名复杂,顾慎为听得一头雾水,兴致渐渐消减,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彻底进入梦乡之前,他频繁地听到两个字——屠户,他想:不管“屠户”指的是什么人,都没什么好怕的,父亲可是货真价实的将军。

    其实,顾仑的将军名号并不如小儿子想得那么货真价实,过去在中原担任宫廷侍卫,直到致仕才象征性地封为正三品神武将军。

    身处宫廷,顾仑在中原武林却赫赫有名,这全是因为一套家传武功,武人杨峥当年为了学习其中的枪法甚至自愿为奴,顾家的长子次子也都堪称高手,只有最小的儿子半大不小了,仍然学无所成。

    顾家小少爷相貌清秀,看上去十分的聪明伶俐,也着实好学,就有一个缺点——没长性,做什么都是一时兴起,坚持不了几天就弃之不理,他又是家中老幺,父母兄姐的宠爱集于一身,更是助长了他这个毛病。

    顾慎为被送回卧房,一觉醒来,没像惯常那样跑到姐姐房中厮混,而是满庄园晃悠,打听昨晚遇盗的详情。

    蒙面人一击即溃,庄里的人都觉得打了一场胜仗,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抓住俘虏,甚至连一滴血都没留下,不免有些美中不足,但是对着小少爷却是口若悬河,将场面描述得无比惊险。

    顾慎为听了之后更加失望,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的小书童茗香,怪他没有及时叫醒自己。

    茗香与顾慎为年纪相仿,是家中唯一敢跟小少爷较真儿的人,两手一摊,一脸的不服气,“少爷,你是练武之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一个听使唤的小书童,睡着了给人打死都不知道,咋能叫醒你?”

    顾慎为辩不过小书童,气得一个人跑去姐姐那里寻求安慰。

    与庄丁们的兴奋不同,老爷顾仑和老仆杨峥这一整天都很严肃,对庄丁们的督促比平时还要严格,并且派人出去打听消息,显然,顾仑认为夜闯庄园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庄园内外显出一丝紧张来。

    半天的热度过去,顾慎为对蒙面人已经不怎么关心了,对父兄的武功他充满信心,庄内还有其他好手辅助,就是千军万马来进攻,也一样兵来将挡,他自己只有看热闹的份。

    何况,现在的西域跟十几年前不一样,那时的西域大国争霸、小国混战、豪强拥兵、匪帮林立,抢劫者常常发现被劫者就是自己的同行,普通百姓只能躲在家中寻求神佛的保佑。如今,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中原、北庭、疏勒三个大国取得了平衡达成了妥协,三十多个新旧小国重新安定,匪帮越来越少,渐渐成为传说。

    当年从中原迁至西域时,老爷顾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西域现在很稳定,那片庄园如同世外桃源一般。”

    顾仑的话说得没错,庄园所在的绿洲的确像是一处桃源。

    顾慎为对父亲的话深信不疑,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还是和往常一样,陪姐姐聊天、在庄内四处闲逛、与小书童茗香拌嘴,天刚一黑,就被父亲撵上床,很快进入了梦乡。

    朦朦胧胧中,顾家小少爷感觉到有人在用力推搡自己,睁开双眼,十分不满,“干嘛?强盗又来了?”

    小书童茗香和小主人一样哈欠连天,手举着蜡烛,“不是强盗,是老爷。”

    顾慎为勉强爬起身,看到父亲瘦削的身形就站在门口的阴影中。

    “欢儿,穿上衣服,送你姐姐一程。”

    欢儿是顾慎为的小名,只有最亲近的家人才这么叫他。

    “姐姐就要走了?姐夫家还没派人来呢。”顾慎为很是惊讶,离原定的出发日期差着两个多月,他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嗯,提前了,事情有些变化,这就得动身。”

    顾慎为实在太困倦了,没精力思考,应了一声,在茗香的帮助下穿好衣服,戴上斗篷,顾仑将准备好的包袱系在他的背上,又在他的腰带内插了一柄短剑。

    顾氏家传武功以刀枪并称双绝,并不擅长用剑,这短剑是专为顾慎为特制的,剑身狭窄,长不到两尺,重量一斤出头。

    短剑平时都由父亲保管,顾慎为难得一用,这时不由得惊喜万分,睡意全消,立刻就要拔出来鉴赏,顾仑按住儿子的手,小声说:

    “你也是顾家的男人了,用它保护你姐姐,保护你自己,不要拿来炫耀。”

    “嗯。”顾慎为郑重地答应着,脑子里马上幻想出成群的蒙面人来抢亲,自己手持短剑护在姐姐身前的场景。

    顾仑带着两个孩子从后门走出庄园,一路上静悄悄的,半个人影也没有,外面已经有三个人等候,分别是小姐顾翠兰、贴身丫环菊香和老仆杨峥。

    杨峥与顾仑亦师亦友亦仆,顾慎为跟随他练了几年基本功,所以称他为“杨师父”。

    顾仑将小儿子抱上马,夜光的阴影下,面孔更显清癯,比平时更像一名古板的教书先生。

    小书童茗香自己上马,身子摇摇晃晃的,他还没太睡醒,对这项意想不到的护送任务十分不满,他宁愿缩在庄园里足不出户,也不希望再次进到沙漠里。

    只有五匹马五个人,姐姐翠兰全身裹在斗篷里,身无余物,四个贴身丫环只带一个,携带的行李也不多。

    “大哥二哥呢?母亲呢?父亲不跟我们一起走吗?”顾慎为瞪大眼睛问道,睡意全无,这一行人的装扮不像是护送新娘子,更像是逃难。

    “你们先出发,我们随后赶上来。”顾仑随意地回答道,拍了拍马臀,催着大家上路。

    顾慎为轻勒马缰绳,还想再问个清楚,杨峥从他身边经过,闷声闷气地说:

    “走。”

    顾慎为跨下的马被杨峥拍打着,向前驰去,等他再次勒住马回望时,父亲已经不见了,甚至没对将要出嫁的女儿说句告别的话。

    夜色深沉,月悬西天,正是子夜时分,顾慎为心中很不爽快,这和他想象中的姐姐出嫁场面完全不一样。